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渡靈法醫討論-第二百零六章 見到一殿秦廣王熱推

渡靈法醫
小說推薦渡靈法醫渡灵法医
很快,我亲朋好友们围坐的八仙桌上也摆满了各种蛆虫和血淋淋的动物内脏,然而所有人都还浑然不知。
此时我才注意到桌子上摆着的酒——哪里是酒,分明是鲜血。
实在担心谁会忽然夹起来吃一口,或者忍不住喝一口“鲜血酒”,好在举行婚礼的时间是子时,亲朋好友们没带一个小孩来。
我正盯着满桌子的“佳肴”因想不出办法而着急,这时候两个穿着笔挺西装的帅气小伙子走到我身后,其中一个朝我笑了笑:“吉时马上到,请新郎官准备拜堂啦!”
奇怪的是,看俩人的眼神以及似笑非笑的神情好像认识我,可面对这两张陌生的脸,我实在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们。
“你们是?”我忍不住问道。
站在我左后侧的小伙子嘿嘿一笑,低声回道:“我们是小黑和小白啊!”
我更懵了,什么小黑小白的,像是喊两只小狗,可再看俩人的穿着,忽然猜到他们是谁了。
这俩人一个人穿着全白的西装,就连领带也是白色的。
另一个则是纯黑西装,领带也是黑色的。
应该是黑白无常,原来他俩在阴司中还有这么个卡哇伊的名字。
这时候一个看上去有七十几岁的山羊胡老头缓缓走到了台子上,扫视了一圈后,又轻轻咳嗽一下:“吉时已到,有请新娘!”
别看老家伙年纪不小,嗓门却很大,声音也洪亮异常。
他这一嗓子出来,所有人都静了下来,我则又有些担心——万一和刚才一样,秦蓓蓓是坐在轿子中从墙里出来的,那麻烦了。
好在随着喜庆的唢呐声响起,台子一侧的红布帘子被缓缓现掀了起来,头上蒙着红盖头的秦蓓蓓在两个伴娘的簇拥下缓缓走了出来。
凭着自己的刑侦专业,从身材和走路姿势上我一眼便能认出新娘就是秦蓓蓓,可让我震惊的几乎要喊出声的是旁边的两个伴娘。
我认识她们,其中一个还熟的不能再熟。
两个伴娘竟然是我姐姐和孙桂平的女朋友崔子萱。
我强行控制住内心的汹涌澎湃,从认出我左边的伴娘是我姐姐后,我视线就没离开过她的脸。
她也看了我一眼,但立刻转移了视线,能看得出是明显有意为之。
我很想冲去,然后拉着姐姐的手离开这地方,至于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就去它娘的吧!
可是我想到这是什么地方,也知道台下坐着的是什么人,退一步讲,就算我可以顺利拉着姐姐离开,那我的亲朋同事们怎么办?
刹那间我才意识到,或许阴司主动给她们下请柬,还专门派车接来参加婚礼的的目的或许是威胁我。
我要咖啡加糖 小說
用他们的命威胁我。
随即又一想,阴司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我又算老几,他们对付我就如同一个七岁小孩捏死一只蚂蚱容易。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不过至少能确定姐姐假装不认识我,一定有难言的苦衷。
脑中经过片刻的纠结和挣扎后,理智告诉我不能冲动,应该以不变应万变,见机行事。
姐姐和崔子萱把秦蓓蓓领到我身材,崔子萱手中拿着个用红绸带绑着的大红花,把绸带的一头放到了我手中,姐姐则拿着绸带的另一头塞到了秦蓓蓓的手心里。
这一幕竟然和某些古装电视剧中的婚礼情节一样,看来很多古装戏中的情节并非胡编乱造的。
在崔子萱把红绸带交给我的一刹那,我闻到她身上有股特别的气味,一时间说不上这是什么气味,反正很不好闻。
“有请泰山老丈!”
精神饱满的山羊胡老头又是十分清脆洪亮的一声。
刚刚活跃起来的气氛顿时变得寂静无声,都瞪眼看着刚才秦蓓蓓走出来的帘子。
帘子随即再次被掀开,一个国字脸老头迈着四方步缓缓走出来。
这人穿着一身玄色唐装,身高一米八五以上,身体偏胖,剑眉星目,高鼻梁,四方大嘴,招风耳,自带一股咄咄逼人的英武之气。
老头走出后顿了一下,视线扫过整个大厅,最后定格到了我脸上。
四目相接的一刹那,我第一反应是浑身如同过了电,然后竟然想赶紧找地方躲起来。
好在老头只是看了我一眼,便边无表情地走到台子中间,坐到了古色古香的大号八仙椅上,人一坐下,所坐在里侧的阴司职员们全都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样子一看就不是装的,弄得李志明们一脸的茫然。
国字脸老头轻轻摆了摆手,众人才齐刷刷坐下,但依旧满脸恭敬的样子。
泰山老丈?
我脑中重复这个听起来有些陌生的词语,随即脑中犹如划过一道闪电,我想自己应该知道此人是谁了——一殿阎秦广王。
知道秦蓓蓓就是秦广王的独生女后,我还特意查过关于秦广王的资料。
秦广王,其实并不姓秦,而姓蒋,俗名蒋子文,生前是三国时期的一位秣陵尉,职位就相当于今天的一个县的公安局长。
在一次追击强盗的时候,不幸被杀,后来就地埋在此地。如今南京城的钟王庙街,和白马公园等就是根据秦广王的典故来的。
蒋子文生前是一位自我评价甚高的人,他对自己的评价就是:我骨骼清奇,死后肯定是要当神仙的。他死后,在路上遇到了他的同僚,见他身穿白衣,而且手持白羽扇,说自己要去做土地神了,让当地的百姓赶快给他建立祠庙,不然就有大灾祸要来临。
他的这番话自然是无人相信的。可是谁知道当年的夏天,就发生了一场大瘟疫死了很多人。但是此时孙权等人还是不信他,于是不安分的蒋子文再次通过巫祝传梦,说如果还不给他建立神祠的话,他就要小虫子飞到人的耳朵中。
过了不久后,真的有虫子杀到,各种名医都束手无策。
到了这个时候,孙权仍然不相信。不甘心的蒋子文再次通过巫祝传语,这次如果不祭祀他的话,就要弄出火灾。
果不其然这一年,健康城到处都起火,甚至连王宫都不能幸免。这个时候文武百官都害怕了,纷纷上书孙权。
孙权没办法只能派遣专使,封了蒋子文为中都侯。还在钟山给他改了一座祠庙,也就是后人所称的蒋庙。也就是从这一天起,健康城灾祸平息,百姓对于蒋子文就更加信奉了。
后来西晋多任帝王,都对蒋子文进行了分封,还为他塑了金身,所以其的地位也越来越高,最后成了阴司的十殿阎王之首,都称呼他秦广王。
秦广王二月初一诞辰,专司人间寿夭生死册籍,接引超生,幽冥吉凶。
除此之外,秦广王心性至仁至孝,统辖人间寿命之长短,一生功过经由各地城隍、土地、查察司会报本殿,由秦广王亲审宣判,功过相当者,免受其刑直转第十殿转轮王处,或者按照其生前所造善恶发放投胎,或男或女,或贫或富等,承受其果报。
纯情丫头休想逃
眼前的方脸老头应该不是秦广王的真实模样。
秦广王气场十足,他端坐着,现场百余个阴差竟然像是木雕的一般,谁都不敢动一下。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老头鼓着腮帮子喊道,简直声如洪钟,入耳三分。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信了吧!我帶着高冷校花去撈屍-第三十二章:兩種辦法同時進行相伴

信了吧!我帶着高冷校花去撈屍
小說推薦信了吧!我帶着高冷校花去撈屍信了吧!我带着高冷校花去捞尸
“来了!”
阴煞不是没有心智,但是水阴兵不一样。
被水尸收服之后,水尸会让这些阴煞一点点的没有灵智,只会完全按照自己的命令去做。
当然,在遇见危险的时候,它们的本能还是会让他们选择逃跑。
可一旦时间过去,同样的东西,同样的诱惑,它们还是会上钩。
韩决明双眼死死盯着睡下的那一团黑影,手中抓紧渔网。
蒋天发负责钓鱼一般,将那只鸡慢慢朝着我们这个方向拽。
“抓!”
韩决明看准时机,大吼一声,和钟离两人同时撒网。
渔网不偏不倚正好盖在水阴兵所在的那一片水域。
“下!”
随着韩决明一声令下,他和钟离两人没有任何犹豫。
抓住渔网就跳入水中。
逃往巴黎的新娘
两人水性都是一流。
从水阴兵身下交叉游过,将它牢牢困在了渔网当中。
“吼!吼!”
上岸后,三人好奇的看着水阴兵。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玩意,可真实见到,还是第一次。
“原来这就是水阴兵!”蒋天发摸着自己下巴上的胡须:“算是开眼界了。”
这传说中的水阴兵,此时看上去就是一只巨大的蛤蟆。
完全看不出来一点人样!
但是它体内的阴煞气,那可是货真价实的。
“原本它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蛤蟆,被水尸赋予阴魂之后,才变成这个模样。”
“韩经理,它这人不人鬼不鬼的,也没有办法沟通呀!”
韩剧名在背包里找出香烟,点上一根。
此时他抽烟的技术已经格外娴熟,虽然知道抽烟对身体不好。
可他们这样的人,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葬身这片江底。
长江给了捞尸人饭吃,却也随时会成为他们的赞身之地。
“不用沟通。”
说着,韩决明从取出唐莺时之前给他装有她奶奶遗物的木盒。
打开后,里面是一根玉簪。
“急急如律令!”
一道符咒印在玉簪之上,随后,他单手掐住水阴兵的喉咙。
毫不留情的将玉簪插进了水阴兵的体内。
一股腥臭的黑水从它肚子里流出。
韩决明掀开渔网,水阴兵立刻化成一道黑烟就钻进水中。
“哎呀!就这么放它走了呀?我还准备拍几张照片,说不定还能卖不少钱。”
韩决明白了一眼蒋天发后说道:“这种东西还是不要曝光的比较好,不过你要是想它的话,一会你可以和它来一个拥抱。”
将张琳的遗物放进水阴兵的体内,如果下面的水尸是张琳,那么它肯定能够感觉到。
到时候它会自己浮出水面。
钟离眉头微皱:“经理,如果不是张琳?那这遗物岂不是白用了?”
韩决明摇头:“不白用。”
说着,他对蒋天发点点头:“你不是已经准备好了吗?开始吊尸魂。”
所谓吊尸魂,那便要开坛作法,一是要死者遗物,二是根据死者性病来确定需要阳男还是阴女。
张琳是女人,所以除了那个玉簪,还要的就是蒋天发这个阳男。
法坛蒋天发自己已经布置好,在韩决明的示意下,蒋天发坐在阵法真中间。
“韩经理,我这可是第一次,你确定这没有危险吧。”
看着蒋天发将法坛布置的井井有条,韩决明开口说道:“我怎么就那么不相信你是第一次做阳男?”
蒋天发知道自己怎么辩解都没有用,脱下衣服,露出精瘦的排骨后两眼一闭。
“钟离,你盯着水面,发现异动立刻往这阵法里跑!”
钟离对着韩决明比出一个哦卡的手势。
“三清无妄两魂归,路途潇潇落泪回,寻亲寻觅寻西方,幽冥未生魂自归!急急如律令!”
“吊尸魂法阵开开开!”
话音刚落,随着法阵开启,蒋天发猛然坐直身子,开始不停抽出。
他抬着头,两眼上翻。
“起!”
韩决明一道灵符打在蒋天发的身上后,蒋天发的三魂七魄嗖嗖从肉身出来。
不过并未完全离体,三魂七魄连成一条线,如同钓鱼一般的延伸到江面。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法子叫做吊尸魂的原因。
韩决明双目死死盯着蒋天发,只要蒋天发的肉身开始颤抖,就证明吊到东西了。
如果钓不到,在十分钟内,韩决明一定要召回蒋天发的魂魄,否则他的三魂七魄都会离体而去,成为真正的游魂野鬼。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韩决明的内心是焦急的。
“经理!有动静!”
钟离的一声大喊吸引了韩决明的注意力。
扭头看去,果然江面开始掀起了一阵巨大的波澜。
钟离拼命往韩决明这边跑来。
轰隆一声,水面响起巨大的爆炸。
水花溅了钟离满身都是。
巨大的声响韩决明害怕散了蒋天发的魂魄,不过还好。
老阳男的魂魄稳固依旧,没有受到任何干扰。
钟离来到韩决明身边的时候,已经被水花湿透了身子。
“待在这里,千万不要出去,如果你师父的身体开始抽动,那就按照我之前教你的方法,引他回魂。”
“如果这个计时到了十分钟你师父还没有动静,一样引他回魂。”
没等钟离说话,韩决明纵身一跃已然来到了江面边上。
江面开会噗呲噗呲的冒起泡泡。
渐渐的,一个头发都长到脚后,身穿着一身蓝衣的怪人从江面冒出。
看不清楚脸,全身都耷拉着,只有脚尖挨着江面。
水尸!
忽然间,一个黑影从水尸边上蹿出,入岸后,正是那肚子还在冒黑水的水阴兵。
韩决明观察着眼前的一切,水尸在江面并未上岸。
如果韩决明贸然入江,可能不是水尸的对手。
所以先解决掉水阴兵才是最佳选择。
韩决明反手拿短刀,一步一步朝着水阴兵走去。
水阴兵嚣张的朝韩决明嘶吼着,似乎有自己的主人水尸在,它无所畏惧。
韩决明懒得废话,咬破手指,纯阳之血的破煞咒便附在了短刀之上!
“正好用你来检验一下,我这一个多月特训的成果!”
韩决明刚踏出一步,短刀便被他直接扔想水阴兵。
水阴兵一掌将短刀打了回来,韩决明刚好抓住刀柄:“吃我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