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神秘復甦 佛前獻花-第一千兩百四十三章畫前的碰撞讀書

神秘復甦
小說推薦神秘復甦神秘复苏
尽管平安大厦断裂成了两截,但是余下的建筑依旧还有十几层楼高,而且这剩下的十几层楼依旧被灵异力量覆盖,无法轻易的窥视,只能亲自去查探。
但是以身犯险是有很大风险的。
平安大厦里的灵异可是那幅可怕的鬼画,并且鬼画里还徘徊着鬼差。
任何一只厉鬼遇到纵然是队长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 现在的平安大厦内似乎还隐匿着陌生的驭鬼者,他们似乎是冲着鬼画来的,很有可能和张羡光有关,甚至张羡光本人就在这里。
“如果张羡光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算是队长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他和我通过媒介交过手,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杨间此刻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不过眼下,他和李军, 李乐平,柳三以及曹洋五个人联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沿着垮塌的楼层往下走。
仅仅只是走了一层, 周围的一切就都变的昏暗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被吸收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是头顶上明亮的阳光照下来也仅仅只是往下探照了一层多一点而已。
但是很快。
周围的半空之中冒出了点点绿色的火光。
这火光能够驱散黑暗,带来光亮。虽然这光亮很阴森但是却能照亮周围的路,让人不至于迷失在这片······
阅读福利大放送!快来 「▂起※点☉读书」,搜索口令《新书©友大礼包》,把 –©-去-掉, 限量福利礼包待抽取!先到先得!
尽管平安大厦断裂成了两截,但是余下的建筑依旧还有十几层楼高, 而且这剩下的十几层楼依旧被灵异力量覆盖, 无法轻易的窥视,只能亲自去查探。
但是以身犯险是有很大风险的。
平安大厦里的灵异可是那幅可怕的鬼画,并且鬼画里还徘徊着鬼差。
任何一只厉鬼遇到纵然是队长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平安大厦内似乎还隐匿着陌生的驭鬼者,他们似乎是冲着鬼画来的, 很有可能和张羡光有关, 甚至张羡光本人就在这里。
“如果张羡光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算是队长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 他和我通过媒介交过手,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杨间此刻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不过眼下,他和李军,李乐平,柳三以及曹洋五个人联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沿着垮塌的楼层往下走。
仅仅只是走了一层,周围的一切就都变的昏暗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被吸收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是头顶上明亮的阳光照下来也仅仅只是往下探照了一层多一点而已。
但是很快。
周围的半空之中冒出了点点绿色的火光。
这火光能够驱散黑暗,带来光亮。虽然这光亮很阴森但是却能照亮周围的路,让人不至于迷失在这片尽管平安大厦断裂成了两截,但是余下的建筑依旧还有十几层楼高,而且这剩下的十几层楼依旧被灵异力量覆盖,无法轻易的窥视,只能亲自去查探。
但是以身犯险是有很大风险的。
平安大厦里的灵异可是那幅可怕的鬼画,并且鬼画里还徘徊着鬼差。
任何一只厉鬼遇到纵然是队长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平安大厦内似乎还隐匿着陌生的驭鬼者, 他们似乎是冲着鬼画来的,很有可能和张羡光有关, 甚至张羡光本人就在这里。
“如果张羡光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算是队长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 他和我通过媒介交过手,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杨间此刻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不过眼下,他和李军,李乐平,柳三以及曹洋五个人联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沿着垮塌的楼层往下走。
仅仅只是走了一层,周围的一切就都变的昏暗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被吸收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是头顶上明亮的阳光照下来也仅仅只是往下探照了一层多一点而已。
但是很快。
周围的半空之中冒出了点点绿色的火光。
这火光能够驱散黑暗,带来光亮。虽然这光亮很阴森但是却能照亮周围的路,让人不至于迷失在这片尽管平安大厦断裂成了两截,但是余下的建筑依旧还有十几层楼高,而且这剩下的十几层楼依旧被灵异力量覆盖,无法轻易的窥视,只能亲自去查探。
但是以身犯险是有很大风险的。
平安大厦里的灵异可是那幅可怕的鬼画,并且鬼画里还徘徊着鬼差。
蝶影重重
任何一只厉鬼遇到纵然是队长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平安大厦内似乎还隐匿着陌生的驭鬼者,他们似乎是冲着鬼画来的,很有可能和张羡光有关,甚至张羡光本人就在这里。
“如果张羡光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算是队长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他和我通过媒介交过手,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妖妖 小說
杨间此刻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不过眼下,他和李军,李乐平,柳三以及曹洋五个人联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沿着垮塌的楼层往下走。
女王归来之末世重生
仅仅只是走了一层,周围的一切就都变的昏暗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被吸收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是头顶上明亮的阳光照下来也仅仅只是往下探照了一层多一点而已。
但是很快。
周围的半空之中冒出了点点绿色的火光。
这火光能够驱散黑暗,带来光亮。虽然这光亮很阴森但是却能照亮周围的路,让人不至于迷失在这片尽管平安大厦断裂成了两截,但是余下的建筑依旧还有十几层楼高,而且这剩下的十几层楼依旧被灵异力量覆盖,无法轻易的窥视,只能亲自去查探。
但是以身犯险是有很大风险的。
平安大厦里的灵异可是那幅可怕的鬼画,并且鬼画里还徘徊着鬼差。
任何一只厉鬼遇到纵然是队长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平安大厦内似乎还隐匿着陌生的驭鬼者,他们似乎是冲着鬼画来的,很有可能和张羡光有关,甚至张羡光本人就在这里。
“如果张羡光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算是队长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他和我通过媒介交过手,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杨间此刻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不过眼下,他和李军,李乐平,柳三以及曹洋五个人联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沿着垮塌的楼层往下走。
仅仅只是走了一层,周围的一切就都变的昏暗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被吸收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是头顶上明亮的阳光照下来也仅仅只是往下探照了一层多一点而已。
但是很快。
周围的半空之中冒出了点点绿色的火光。
这火光能够驱散黑暗,带来光亮。虽然这光亮很阴森但是却能照亮周围的路,让人不至于迷失在这片尽管平安大厦断裂成了两截,但是余下的建筑依旧还有十几层楼高,而且这剩下的十几层楼依旧被灵异力量覆盖,无法轻易的窥视,只能亲自去查探。
但是以身犯险是有很大风险的。
農門小地主 北方佳人
平安大厦里的灵异可是那幅可怕的鬼画,并且鬼画里还徘徊着鬼差。
任何一只厉鬼遇到纵然是队长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平安大厦内似乎还隐匿着陌生的驭鬼者,他们似乎是冲着鬼画来的,很有可能和张羡光有关,甚至张羡光本人就在这里。
“如果张羡光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算是队长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他和我通过媒介交过手,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杨间此刻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不过眼下,他和李军,李乐平,柳三以及曹洋五个人联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沿着垮塌的楼层往下走。
仅仅只是走了一层,周围的一切就都变的昏暗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被吸收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是头顶上明亮的阳光照下来也仅仅只是往下探照了一层多一点而已。
但是很快。
周围的半空之中冒出了点点绿色的火光。
这火光能够驱散黑暗,带来光亮。虽然这光亮很阴森但是却能照亮周围的路,让人不至于迷失在这片尽管平安大厦断裂成了两截,但是余下的建筑依旧还有十几层楼高,而且这剩下的十几层楼依旧被灵异力量覆盖,无法轻易的窥视,只能亲自去查探。
但是以身犯险是有很大风险的。
平安大厦里的灵异可是那幅可怕的鬼画,并且鬼画里还徘徊着鬼差。
任何一只厉鬼遇到纵然是队长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平安大厦内似乎还隐匿着陌生的驭鬼者,他们似乎是冲着鬼画来的,很有可能和张羡光有关,甚至张羡光本人就在这里。
“如果张羡光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算是队长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他和我通过媒介交过手,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杨间此刻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不过眼下,他和李军,李乐平,柳三以及曹洋五个人联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沿着垮塌的楼层往下走。
仅仅只是走了一层,周围的一切就都变的昏暗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被吸收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是头顶上明亮的阳光照下来也仅仅只是往下探照了一层多一点而已。
但是很快。
周围的半空之中冒出了点点绿色的火光。
这火光能够驱散黑暗,带来光亮。虽然这光亮很阴森但是却能照亮周围的路,让人不至于迷失在这片尽管平安大厦断裂成了两截,但是余下的建筑依旧还有十几层楼高,而且这剩下的十几层楼依旧被灵异力量覆盖,无法轻易的窥视,只能亲自去查探。
但是以身犯险是有很大风险的。
平安大厦里的灵异可是那幅可怕的鬼画,并且鬼画里还徘徊着鬼差。
任何一只厉鬼遇到纵然是队长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平安大厦内似乎还隐匿着陌生的驭鬼者,他们似乎是冲着鬼画来的,很有可能和张羡光有关,甚至张羡光本人就在这里。
“如果张羡光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算是队长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他和我通过媒介交过手,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杨间此刻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不过眼下,他和李军,李乐平,柳三以及曹洋五个人联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沿着垮塌的楼层往下走。
仅仅只是走了一层,周围的一切就都变的昏暗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被吸收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是头顶上明亮的阳光照下来也仅仅只是往下探照了一层多一点而已。
但是很快。
周围的半空之中冒出了点点绿色的火光。
这火光能够驱散黑暗,带来光亮。虽然这光亮很阴森但是却能照亮周围的路,让人不至于迷失在这片尽管平安大厦断裂成了两截,但是余下的建筑依旧还有十几层楼高,而且这剩下的十几层楼依旧被灵异力量覆盖,无法轻易的窥视,只能亲自去查探。
但是以身犯险是有很大风险的。
平安大厦里的灵异可是那幅可怕的鬼画,并且鬼画里还徘徊着鬼差。
任何一只厉鬼遇到纵然是队长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平安大厦内似乎还隐匿着陌生的驭鬼者,他们似乎是冲着鬼画来的,很有可能和张羡光有关,甚至张羡光本人就在这里。
“如果张羡光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算是队长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他和我通过媒介交过手,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杨间此刻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不过眼下,他和李军,李乐平,柳三以及曹洋五个人联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沿着垮塌的楼层往下走。
仅仅只是走了一层,周围的一切就都变的昏暗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被吸收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是头顶上明亮的阳光照下来也仅仅只是往下探照了一层多一点而已。
但是很快。
完美魔神 小说
周围的半空之中冒出了点点绿色的火光。
这火光能够驱散黑暗,带来光亮。虽然这光亮很阴森但是却能照亮周围的路,让人不至于迷失在这片

熱門玄幻小說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第八百四十六章 覆滅與後手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咔咔咔!”
一声声让人头皮发麻的碎裂声响彻苍穹,让掠天盟的众人头皮发麻。
他们瞪大了眼睛,死死咬着牙,惊恐无比的看着妲己和火凤,嘶吼着催动自身的法力。
然而,任由他们如何努力,他们的阵法已经摇摇欲坠,那幻化出的鼎炉虚影已经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天倾额头上青筋暴露,嘴角溢出鲜血,“可恶啊,是冰火两重天,冷热交替间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抵挡!”
“冰与火互补,居然完美融合成完整的大道,达到了至强者的高度!”
天塌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骇然,当机立断道:“撤,大家能撤的都撤!”
轰隆!
他的声音被掩盖在了爆炸之中。
狂暴的力量以妲己和火凤为中心肆虐开来,摧枯拉朽的将阵法给摧毁,余波不减的扫荡开去,所过之处,那些掠天盟的众人统统直接被碾为了齑粉。
天倾、天落和天塌三人的身子同时倒飞出去,在虚空中留下一串血雾,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妲己神色冷冽的开口问道:“你们的抹去不详的方法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这个问题极为的关键。
不详灰雾祸乱世间,其强大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与认知,就连万古岁月前的至强者都连接牺牲,耗费无尽的代价才勉强将这个祸乱之源封印。
高人可以净化不详他们可以理解,但是掠天盟凭什么?
联想到掠天盟的所作所为,甚至连不详灰雾都敢算计,不难猜出他们的大手笔以及隐藏着惊天阴谋。
掠天盟居然可以净化不详吸取灰雾,这太不可思议了。
天倾知道大势已去,坦然道:“呵呵,我们掠天盟在万古岁月前就获得了不详灰雾,掠夺了天地间所有至宝,窃取无数神通与秘辛,这才将想出了这化天之法,本以为凭此可以成为源界最强,想不到你们居然也参悟了灰雾之秘!真是时也命也!”
火凤眉头一挑,冷笑道:“为了研究其中的奥秘,你们没有少用修士做实验吧,甚至为此引发动乱。”
她和妲己瞬间联想到不少信息。
掠天盟掠夺天地万物,更是引起过源界数次大灾,现在想来,八成都与研究不详灰雾有关,甚至不详灰雾破封入世应该也与他们有关。
天倾冷哼一声,“成王败寇,你们杀了我吧。”
火凤抬手一挥,神火包裹住天落三人,片刻后就将他们烧得渣都不剩,掠天盟就此覆灭。
妲己和火凤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将目光落在掠天盟的总部那里。
掠天盟的总部虽然在打斗过程中被夷为了平地,但是还有少部分东西残留,这些自然都是不俗的宝物了。
不过纵然是法宝,她们也看不上,目光看向了中心的那一团不详灰雾。
絕情棄妃 瀟瀟魚
不详灰雾明明无形无质,但此刻居然被一个特殊的铁链锁着,翻滚挣扎却不能挣脱,同时,在周围的水晶之中,还记载着掠天盟对灰雾的研究,与天倾的说法完全对得上。
妲己没有说话,抬手对着不详灰雾一指,指尖蓝光闪烁,化为极寒之力笼罩在不详灰雾的身上,同时,天倾等人身死后,体内溢出的灰雾也向着这里汇聚,一同被妲己的冰层封印,最终化为了一个透明的景观盒。
一切搞定,妲己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她不由得开口问道:“火凤,你有没有觉得我们此行太过顺利了?”
火凤沉吟片刻,点了点头,“是有点,顺理成章的灭了掠天盟总部,顺理成章的知道了他们居然在算计着不详灰雾,此事似乎是了了,但又感觉差点什么……”
连盟主都死了,究竟还差了什么?
妲己突然道:“按理说七界战魂都被掠天盟所得,现在我们只得到了五个,还有两个怎么不在这里?”
七界战魂中,石碑在镇压落仙山脉,柳神在高人的后院,融天剑在萧乘风手中,落神弓给了囡囡还有煮海珠用来制成了温泉,可以说各有用处,性价高。
但剩下的两个战魂居然不在这里,就很奇怪了。
火凤摇了摇头,霸气道:“算了,这群人祸乱世间,是个不安定因素,先灭了再说,如果还有漏网之鱼敢搞事情那就再灭了便是!”
“嗯。”
妲己轻点了点头,随后和火凤一同向着上古禁区而去,她俩趁着夜色出来,灭了掠天盟再返回,夜色依旧……
在她们离开后良久,周元海的身影缓缓的浮现,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从此刻起,我与掠天盟的因果彻底断绝,以后我就是周元海,不会有人怀疑我!”
顿了顿,他扫了一眼满地的废墟,冷笑道:“掠天盟虽然没了,但还有最后一点推动棋局的价值!”
话毕,他抬手对着地面一指,在废墟之中留下了一页金色的纸张,随后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而在他离开后不久,一道道身影从远处激射而来,无尽谨慎的靠近,最后停留在高空之上,惊骇的看着打斗的残痕。
他们都是被斗法的动静给吸引来了,因为害怕,所以等到动静消失后良久才敢靠过来。
“好可怕的实力,仅仅是余威就让人心惊胆寒!”
“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在交手,我身为大道主宰居然有种战栗之感。”
“我感受到了冰之大道与火之大道的气息,同时,两种大道交融成一股极端恐怖的力量,根本无法形容。”
“那是……掠天盟的标志,这里难不成是掠天盟的总部?”
“太强了,横行源界的掠天盟居然覆灭了,这究竟是谁都手笔,甚至连满地的至宝都视而不见,难不成是不屑拾取?!”
……
在场所有人都是心惊肉跳,震惊于对方的大手笔,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们出手捡取至宝。
能够在那等战斗中都无损的至宝,至少也都是六品以上的大道至宝,足以成为一流门派的镇之宝!
刹那间,众人各施手段,拼命的捡漏,不惜大打出手。
不过陡然间,一名老者无意中捡起了那一页金色纸张,原本仅仅是漫不经心的随意一扫,却让他的瞳孔骤然一缩!

優秀玄幻小說 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笔趣-第943章冰谷坑殺(三更)讀書

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
小說推薦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推武道
且不提田昊这边的谋算,另一边三天时间过去后,各大势力通过各种路径纷纷抵达一处地方。
那是一处易守难攻的冰谷,原本并没有冰,但却不知为何多了厚厚的一层冰。
玄冰!
“到底搞什么鬼?”
确定山谷中不存在机关陷阱,周围也没有人手埋伏后,所有势力都放心的进入其中,在各找冰桌坐下,心有不解。
没错,这里有冰桌,有大量的冰桌,甚至还有一些水果点心,如同要开宴席一般。
“应该是他们,能够大量制造玄冰的只有他们了!”
所有人都大致猜到邀请他们过来的是谁了,单单这些玄冰塑造的桌椅就足以说明一切。
而且对方很有诚意,不仅塑造出这么多桌椅让他们歇息,周围也没有留存人手,就算最后谈不拢了,也能直接撤走。
“抱歉!让诸位久等了!”
就在各大势力议论纷纷的时候,两道身影踏空而来,当先一人身穿黑金色王袍,正是墓王慕容显。
“墓王,老子不想耽搁时间,如果是你想做我们的盟主,老子没意见,但必须先将你们手中的那部分仙秦传承拿出来让我们瞧瞧,看看你们的诚意。”
不等慕容显开口,一名急性子大汉开口喊道,所有人都深表认同。
现今结盟是一种必然,只有结盟团结起来,有一个统一领导,才能从墓派手中夺取到更多的仙秦传承,壮大自身。
如果要结盟,以慕容显的身份地位和实力做盟主,他们服气。
反正也只是一个临时的结盟,等拿到仙秦传承壮大自身后,谁做盟主还不一定呢!
但他们得先得到慕容显父子手中的仙秦传承,这点没得商量。
“诸位可能误会了,我父王对做你们这群蝼蚁的盟主没兴趣!”
慕容烨呵呵冷笑,用看死人的目光看向山谷中的众人。
这些蠢货还没明白过来世道已经变了,埋伏绝杀并非一定要人多和有机关陷阱才行的。
“你什么意思?”
众人豁然起身,怒目而视,更警惕的盯着四周。
“天地无际,邪灵降世,魂鬼魂,魄归魄,邪灵召唤,给我杀!”
冷笑一声,慕容烨以邪灵教特有的秘法念动法咒。
这种法咒是一种音功秘法,配合上邪灵水,足以控制他人。
更别说他们为了防备邪灵教,还将邪灵水的配方做了修改,加入楚毒家族的幻毒之雾。
虽然只能用于一次爆发,过后便必死无疑,但却能让药效持续更久,无需中途服用邪灵水,能更好的潜伏。
随着法咒激荡开来,上次前去墓王城参加婚宴的武林高手们双眼霎时间猩红一片,随着慕容烨最后一个杀字传开,所有人拔出兵刃攻向身旁原本的同门兄弟,让偌大的山谷瞬间化为混战场地。
各大势力都没想到会有自己人反叛,之前也只是在警惕四周,没有防备之下立时死伤惨重。
“冥火燎原!”
慕容显也爆发了全部功力,漆黑的冥火涌出化为一片火海将整个冰谷笼罩。
更形成漩涡形态,阻止有人从上空飞掠离开。
“啊!”
“慕容显,你不得好死!”
“r你慕容显的仙人板板,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
凄厉的惨叫声和咒骂声不断涌现,所有人都明白中计了,也终于明白过来时代变了。
有人想要从上方突围,但却被踏在冥火上方的慕容显操控冥火打了下来。
想要用功力强行破开地面钻地逃走,但地面却是一层硬度堪比玄铁的玄冰,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破开。
想要从之前进来的谷口冲出去,却发现慕容烨不知何时出现在谷口,用寒绝的寒气塑造了一层厚厚的玄冰。
更别说他们中间还有早就被服下邪灵水的人厮杀捣乱,让他们一时间根本无法汇聚起来突围。
这里已然被那对父子化为了绝地,只有等死的份。
好在真元层次的冥火威力巨大,并没有让他们承受太多的痛苦,仅仅半柱香时间便被尽数焚毁功力和经脉丹田而死。
哪怕内中有几位修为达到半步真元境层次的老牌强者,撑起的护体功力也无法坚持太久,最终都悲愤怨毒的倒地。
“恭喜父王神功将要大成!”
见山谷内的惨叫声停歇,慕容烨欣喜地恭喜道。
他们当初放出那个消息就是为了将江湖上各大势力的强者吸引过来,为这一局做准备。
虽然在悬棺崖之战上失利,但最终的计划却完美成功。
现今父王成就真元境,再加上这么多人供养的冥火,实力将暴增十倍百倍,绝对能无敌于天下。
“烨儿,传令下去,让忘川死士对各大江湖势力展开袭杀,本王要在一个月内拿下整个南方。
所有修炼出功力的人都抓起来,等候本王继续吞噬。
那几处硬骨头伱亲自走一趟,务必斩草除根!”
慕容显冷酷的吩咐一句,进而望着下方壮大了上百倍的冥火火海,饶是以他的心智城府都不免有种狂笑三声的冲动。
要知道这次汇聚在冰谷中的武林人士足有上万,最低都是后天境的修为,这么多人功力汇聚起来,份量可想而知。
哪怕真元层次的冥火品质更高,但也足以让份量暴增上百倍。
休假魔王与宠物
只要彻底炼化,他的功力就能暴增上百倍,到时天下谁人可敌?
哪怕对上那个男人,他也有信心将之按在地上……
“对上那个男人的话应该还差一些,不过只要继续吞噬下去,必能真正无敌于天下!”
心态决绝,内心更充满了自信,对冥火神功的自信。
这是一门真正了无极限神功绝学。
“孩儿这就走一趟,拿下那几大门派!”
躬身领命,慕容烨早就规划好了接下来的行程。
虽然此次因为仙秦帝国传承的传言让各大江湖门派贪心涌动,出动了不少人手,但门派中必然还留有人坐镇,单凭招募的那些忘川死士可无法拿下。
不过对他而言都只是蝼蚁罢了,上古寒瞳的力量足以瞬杀任何罡气境的强者,哪怕半步真元境层次都能强杀掉。
更别说上次在悬棺崖那里险死还生,却因祸得福,让自身与上古寒瞳的寒气更加契合,就算对上苦禅那种真元境强者,他也有信心强杀掉。
一个月后,南方将彻底掌握在他们墓王城的手中!
“还有,让我们安插在西域诸国的人行动起来,跟随蛮族一起南下入侵过来,务必借机绝杀掉所有墓派叛逆。”
阴狠的道出另一个决断,之前的战败让慕容显颇为忌惮,必须塑造出一个绝对绝杀的局面。
不仅要绝杀掉那个男人,攻墓派的那些人也必须全部灭杀,一个不留!
shima
——————
(武林众门派:现在的世道太难混了,一个比一个阴险,一个比一个狠毒,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都市言情小說 新白蛇問仙 txt-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新坐騎

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新白蛇问仙
老鳖平稳靠岸。
手擎纸伞的白雨珺牵马踏上河滩,回头对河神点点头。
“谢了。”
“上神客气,些许小事不足挂齿,小神告退。”
巨大老鳖客气后退,而后慢慢沉入深水,直至再也看不见阴影。
将伞搭在肩膀上,白雨珺望着雾气烟雨缥缈的群山,知晓接下来的路骑马不方便,路好走也就罢了,翻山越岭只会很慢,换坐骑一事不得不提前。
骑上马,沿荒草丛生的山路慢慢走。
神 級
酒神 唐家三少
雨渐渐停了。
天黏青嶂,雾卷云收似江河。
以为湿漉漉雾气能澹些,谁知雨水浸透了地上的枯叶,太阳一晒又是雾气腾腾。
画风多少有点儿诡异。
深山老林,雾里有小女娃乘马缓行,惬意悠闲。
好在阳光勐烈,没多久白雾轻飘飘升了天,化作天上的云。
天色不早了,白雨珺催马快走。
早些翻过山岭垭口,省得在雨后潮湿的山里边过夜。
走着走着,忽然,山林里响起闷雷般咆哮声,低沉兽吼如风扫过山岗。
吼呜……!
姐姐恋爱吧!
惊得鸟雀呼啦啦腾空而起。
辨识度很高,真虎啸山岗。
只有亲身体验才知道虎啸有多么可怕。
白雨珺一个趔趄险些掉下去,区区兽吼不至于把某白吓一跳,奈何坐骑不给力,听闻勐虎咆哮四肢一软险些趴地上,如果不是缰绳扯着早就跑了,受到惊吓不安的踏步乱转。
安抚好马匹,白雨珺很生气,近万年的形象差点就毁了!
“很好,听虎啸力气十足又略微有点稚嫩,看样子是个开山创业的小老虎,资质不错,威风,翻山越岭如履平地,可代步。”
也不知道这勐虎为何咆哮一嗓子,能被白某龙看上。
用马鞭抽打马匹。
“走,去收了那小老虎!”
马匹可能以为是逃离危险,毕竟它没见过哪个人专门去寻老虎。
驱马快步朝山岗行去,行至半途,没想到老林里跑出来个马一样高的鹿妖,确切说应该是成了精的老鹿。
看其背后方向正是虎啸所在,鹿身上数道划痕见血,显然俩货刚刚遭遇了,鹿吃亏了。
白雨珺只看见鹿的妖气并未看见虎的妖气,那虎并未成精。
鹿妖败了很正常。
并非所有飞禽走兽成精后立刻会法术。
大多精怪小妖需慢慢发现并掌握灵气的粗糙应用,成精就会法术是稀少的罕见血脉,强弱全看遗传,运气不好的堕落为寻常妖兽没了传承。
这老鹿四蹄踏地轻盈,鹿角光泽如铁,显然本能的将灵气灌注四肢和争斗用的鹿角。
白雨珺仔细看了眼鹿妖。
形象尚可,很有范,许多神仙喜乘鹿。
失望摇了摇头。
气血老迈资质太平凡,没有太大培养价值。
飞奔的老鹿看见骑马的小不点,急刹停住脚步,愣愣看了几眼,甩甩头,转弯朝另一个方向飞奔直至再也看不见。
“冬天拉爬犁肯定很有趣。”
转过头不再关注鹿妖,静静看其来时方向。
手指头习惯性摩挲纸伞。
并不是说成了妖精就能在山林里横行,一切都要看自身实力。
飞禽走兽成精初期仅仅是气血更加旺盛,灵智有所提升,并非无敌,死在勐兽爪牙下很常见,尤其天敌仍是威胁。
例如某些虫类精怪,运气差的被公鸡啄食入腹丢了性命。
野兽偶然成精只有少数能够活下去。
大部分成了食肉勐兽的补品,这种气血旺盛精怪吃的多了,食肉勐兽也会成精。
这也是山中食肉勐兽成妖更容易的原因,伙食好。
没等太久,马匹又开始惊恐不安,白雨珺只得下马并把缰绳拴树上。
也不管嘶鸣挣扎,静静等待。
山坡上。
巨大虎掌蹚着厚厚枯叶稳步行走,常见的黄毛黑条纹斑斓勐虎,胸腹为白色虎毛,四肢粗壮,环纹尾巴粗长,灵活一跃蹿上山岩,居高临下扫视山岗垭口,看见了被拴住的马。
马匹慌了,老虎则压低头颅蓄势。
既然看见对方也就没必要偷偷接近,斑斓勐虎毫不犹豫用力一蹿,直接从山岩上跃下!
这个世界有点诡异
落地后在山坡留下长长的痕迹,调整姿势迅勐加速……
都说风从虎,林子里确实起风了,奔跑中的勐虎带起落叶踩碎枯木!
每次落爪都会跨过很长距离,又快又稳。
越来越近……
眼瞅着就要施展扑咬绝技,藏在树后边的小不点悠然现身。
稀里哗啦乱响,勐虎身躯向后仰并急刹车,四爪在地上犁沟翻出新泥,惊恐状不比马匹强多少,像极了受到惊吓的肥猫,想逃又不敢逃,更不敢对那个小不点咆哮或攻击。
白雨珺拿出纸伞拍打巨大虎头。
“老实点。”
立刻,老虎不敢挣扎,站在原地焦虑不安。
马也不敢再乱蹦,嗅着勐兽气味儿浑身战战兢兢。
白雨珺围绕斑斓勐虎绕圈,认真仔细观察。
很大,个头快赶得上牛和马。
气血旺盛,骨骼肌肉异常坚实,毛色挺不错,这种黄毛黑条纹的老虎才正宗,很经典,看着得劲。
“不错,不错,资质尚可,刚刚被生母赶出来吧,基因不错。”
刚刚成年就有这般强悍身躯,底子优秀,有培养价值,虽然并不是妖兽却有成为大妖的基础,前提是它能够活下去,只要不死,将来必定纵横山林。
跟着某白混饭,作死也不会死。
“就你了,趴低点。”
勐虎也许听懂了,赶紧趴地上。
白雨珺抬手摸摸虎头,虎毛挺硬,扎手,再摸摸后背,同样扎手。
骑乘舒适问题很容易解决。
回到马身边解开绳子,卸下马鞍,缰绳则用不着。
将马鞍放到虎背上左右调试,刚刚好,再让老虎站起来,将固定用的皮带绳子绕过腹部扎紧,脚蹬直接扔掉,腿太短,即使装上也够不到。
放马儿离去, 现在开始有了新坐骑。
虽然不是妖兽,白雨珺有的是办法解决,老虎气运暴涨,仙界数不清妖兽仙兽灵兽都没这机会。
让勐虎趴着,轻松上去坐好,比上马容易多了。
挥挥手,山林里弥漫的灵气朝虎躯灌注,又将一份修行功法塞进虎头。
惊恐不安的老虎察觉到了变化,本能的觉得是好事。
白雨珺指指方向。
“走吧,下山,我去买几只羊给你吃。”
老虎起身,不快不慢奔跑。
果然如履平地稳得很,甭管多么崎岖难行都不耽误奔跑,穿过密林,轻松在一块块巨石上跳来跳去,遇见水浅的溪流直接蹚水,哗啦啦溅起水花老高,非常霸气。
某白很满意。
高大勐虎非常拉风,骑乘感觉只有亲身体验才知道。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神秘復甦-第一千兩百三十九章查出的兇手展示

神秘復甦
小說推薦神秘復甦神秘复苏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在天空之上炸响,城市的上空,乌云笼罩,电闪雷鸣。
一场暴雨即将倾泻而下。
但是在这个城市的一角,却有一处天空无法被乌云笼罩,甚至连雷电都没办法跨越, 远远看去就像是黑压压的云层被什么东西撕开了一角。
而顺着那撕开的一角,明媚的阳光洒落下来,正好覆盖了一片区域。
被覆盖的区域不是别的,而是正在进行队长会议的总部。
沐浴在阳光之下。
妖孽神医 狐仙大人
一张巨大的圆形会议桌露天摆放,在这个会议桌前,十三张椅子围绕会议桌一圈,除了一张椅子是空着的之外,其余的十二章椅子都坐满了人,这是驭鬼者总部的副部长以及十一位
队长们。
而在会议桌旁, 左右各有两排椅子摆放,上面坐着的是队长候选。
此刻,队长会议正在进行。
“队长会议的第一件事,是一份死亡通知。”
曹延华此刻表情严肃道:“这是有关这个城市负责人高明之死的事情,就在前两天, 在城市里巡查的高明负责人被一位神秘的驭鬼者杀死了,相关的资料已经摆放在你们的面前,你们可以认真看看。”
其他人神色微动, 看了看身前的档案资料。
上面有文字说明,也有现场照面。
高明······
阅读福利大放送!快来 「起¿点▂读书」,搜索口令《新书©友大礼包》,把 –©-去-掉,限量福利礼包待抽取!先到先得!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在天空之上炸响, 城市的上空, 乌云笼罩,电闪雷鸣。
一场暴雨即将倾泻而下。
但是在这个城市的一角,却有一处天空无法被乌云笼罩,甚至连雷电都没办法跨越,远远看去就像是黑压压的云层被什么东西撕开了一角。
而顺着那撕开的一角,明媚的阳光洒落下来,正好覆盖了一片区域。
被覆盖的区域不是别的,而是正在进行队长会议的总部。
沐浴在阳光之下。
一张巨大的圆形会议桌露天摆放,在这个会议桌前,十三张椅子围绕会议桌一圈,除了一张椅子是空着的之外,其余的十二章椅子都坐满了人,这是驭鬼者总部的副部长以及十一位
队长们。
而在会议桌旁,左右各有两排椅子摆放,上面坐着的是队长候选。
此刻,队长会议正在进行。
“队长会议的第一件事,是一份死亡通知。”
曹延华此刻表情严肃道:“这是有关这个城市负责人高明之死的事情,就在前两天,在城市里巡查的高明负责人被一位神秘的驭鬼者杀死了,相关的资料已经摆放在你们的面前,你们可以认真看看。”
其他人神色微动,看了看身前的档案资料。
上面有文字说明,也有现场照面。
高明“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在天空之上炸响,城市的上空, 乌云笼罩,电闪雷鸣。
一场暴雨即将倾泻而下。
但是在这个城市的一角,却有一处天空无法被乌云笼罩,甚至连雷电都没办法跨越,远远看去就像是黑压压的云层被什么东西撕开了一角。
而顺着那撕开的一角,明媚的阳光洒落下来,正好覆盖了一片区域。
被覆盖的区域不是别的,而是正在进行队长会议的总部。
沐浴在阳光之下。
一张巨大的圆形会议桌露天摆放,在这个会议桌前,十三张椅子围绕会议桌一圈,除了一张椅子是空着的之外,其余的十二章椅子都坐满了人,这是驭鬼者总部的副部长以及十一位
队长们。
而在会议桌旁,左右各有两排椅子摆放,上面坐着的是队长候选。
此刻,队长会议正在进行。
“队长会议的第一件事,是一份死亡通知。”
曹延华此刻表情严肃道:“这是有关这个城市负责人高明之死的事情,就在前两天,在城市里巡查的高明负责人被一位神秘的驭鬼者杀死了,相关的资料已经摆放在你们的面前,你们可以认真看看。”
其他人神色微动,看了看身前的档案资料。
廢少重生歸來 無方
上面有文字说明,也有现场照面。
高明“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在天空之上炸响,城市的上空,乌云笼罩,电闪雷鸣。
一场暴雨即将倾泻而下。
但是在这个城市的一角,却有一处天空无法被乌云笼罩,甚至连雷电都没办法跨越,远远看去就像是黑压压的云层被什么东西撕开了一角。
而顺着那撕开的一角,明媚的阳光洒落下来,正好覆盖了一片区域。
被覆盖的区域不是别的,而是正在进行队长会议的总部。
沐浴在阳光之下。
一张巨大的圆形会议桌露天摆放,在这个会议桌前,十三张椅子围绕会议桌一圈,除了一张椅子是空着的之外,其余的十二章椅子都坐满了人,这是驭鬼者总部的副部长以及十一位
队长们。
而在会议桌旁,左右各有两排椅子摆放,上面坐着的是队长候选。
此刻,队长会议正在进行。
“队长会议的第一件事,是一份死亡通知。”
曹延华此刻表情严肃道:“这是有关这个城市负责人高明之死的事情,就在前两天,在城市里巡查的高明负责人被一位神秘的驭鬼者杀死了,相关的资料已经摆放在你们的面前,你们可以认真看看。”
其他人神色微动,看了看身前的档案资料。
上面有文字说明,也有现场照面。
高明“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在天空之上炸响,城市的上空,乌云笼罩,电闪雷鸣。
一场暴雨即将倾泻而下。
但是在这个城市的一角,却有一处天空无法被乌云笼罩,甚至连雷电都没办法跨越,远远看去就像是黑压压的云层被什么东西撕开了一角。
而顺着那撕开的一角,明媚的阳光洒落下来,正好覆盖了一片区域。
被覆盖的区域不是别的,而是正在进行队长会议的总部。
沐浴在阳光之下。
一张巨大的圆形会议桌露天摆放,在这个会议桌前,十三张椅子围绕会议桌一圈,除了一张椅子是空着的之外,其余的十二章椅子都坐满了人,这是驭鬼者总部的副部长以及十一位
队长们。
而在会议桌旁,左右各有两排椅子摆放,上面坐着的是队长候选。
此刻,队长会议正在进行。
“队长会议的第一件事,是一份死亡通知。”
曹延华此刻表情严肃道:“这是有关这个城市负责人高明之死的事情,就在前两天,在城市里巡查的高明负责人被一位神秘的驭鬼者杀死了,相关的资料已经摆放在你们的面前,你们可以认真看看。”
其他人神色微动,看了看身前的档案资料。
上面有文字说明,也有现场照面。
高明“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在天空之上炸响,城市的上空,乌云笼罩,电闪雷鸣。
一场暴雨即将倾泻而下。
但是在这个城市的一角,却有一处天空无法被乌云笼罩,甚至连雷电都没办法跨越,远远看去就像是黑压压的云层被什么东西撕开了一角。
而顺着那撕开的一角,明媚的阳光洒落下来,正好覆盖了一片区域。
被覆盖的区域不是别的,而是正在进行队长会议的总部。
沐浴在阳光之下。
一张巨大的圆形会议桌露天摆放,在这个会议桌前,十三张椅子围绕会议桌一圈,除了一张椅子是空着的之外,其余的十二章椅子都坐满了人,这是驭鬼者总部的副部长以及十一位
队长们。
而在会议桌旁,左右各有两排椅子摆放,上面坐着的是队长候选。
此刻,队长会议正在进行。
“队长会议的第一件事,是一份死亡通知。”
曹延华此刻表情严肃道:“这是有关这个城市负责人高明之死的事情,就在前两天,在城市里巡查的高明负责人被一位神秘的驭鬼者杀死了,相关的资料已经摆放在你们的面前,你们可以认真看看。”
其他人神色微动,看了看身前的档案资料。
上面有文字说明,也有现场照面。
高明“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在天空之上炸响,城市的上空,乌云笼罩,电闪雷鸣。
曾 復生
一场暴雨即将倾泻而下。
但是在这个城市的一角,却有一处天空无法被乌云笼罩,甚至连雷电都没办法跨越,远远看去就像是黑压压的云层被什么东西撕开了一角。
而顺着那撕开的一角,明媚的阳光洒落下来,正好覆盖了一片区域。
被覆盖的区域不是别的,而是正在进行队长会议的总部。
沐浴在阳光之下。
一张巨大的圆形会议桌露天摆放,在这个会议桌前,十三张椅子围绕会议桌一圈,除了一张椅子是空着的之外,其余的十二章椅子都坐满了人,这是驭鬼者总部的副部长以及十一位
队长们。
而在会议桌旁,左右各有两排椅子摆放,上面坐着的是队长候选。
此刻,队长会议正在进行。
“队长会议的第一件事,是一份死亡通知。”
曹延华此刻表情严肃道:“这是有关这个城市负责人高明之死的事情,就在前两天,在城市里巡查的高明负责人被一位神秘的驭鬼者杀死了,相关的资料已经摆放在你们的面前,你们可以认真看看。”
其他人神色微动,看了看身前的档案资料。
上面有文字说明,也有现场照面。
高明“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在天空之上炸响,城市的上空,乌云笼罩,电闪雷鸣。
一场暴雨即将倾泻而下。
但是在这个城市的一角,却有一处天空无法被乌云笼罩,甚至连雷电都没办法跨越,远远看去就像是黑压压的云层被什么东西撕开了一角。
未识胭脂红 小说
而顺着那撕开的一角,明媚的阳光洒落下来,正好覆盖了一片区域。
被覆盖的区域不是别的,而是正在进行队长会议的总部。
沐浴在阳光之下。
一张巨大的圆形会议桌露天摆放,在这个会议桌前,十三张椅子围绕会议桌一圈,除了一张椅子是空着的之外,其余的十二章椅子都坐满了人,这是驭鬼者总部的副部长以及十一位
队长们。
而在会议桌旁,左右各有两排椅子摆放,上面坐着的是队长候选。
此刻,队长会议正在进行。
“队长会议的第一件事,是一份死亡通知。”
曹延华此刻表情严肃道:“这是有关这个城市负责人高明之死的事情,就在前两天,在城市里巡查的高明负责人被一位神秘的驭鬼者杀死了,相关的资料已经摆放在你们的面前,你们可以认真看看。”
其他人神色微动,看了看身前的档案资料。
上面有文字说明,也有现场照面。
高明“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在天空之上炸响,城市的上空,乌云笼罩,电闪雷鸣。
一场暴雨即将倾泻而下。
但是在这个城市的一角,却有一处天空无法被乌云笼罩,甚至连雷电都没办法跨越,远远看去就像是黑压压的云层被什么东西撕开了一角。
而顺着那撕开的一角,明媚的阳光洒落下来,正好覆盖了一片区域。
被覆盖的区域不是别的,而是正在进行队长会议的总部。
沐浴在阳光之下。
一张巨大的圆形会议桌露天摆放,在这个会议桌前,十三张椅子围绕会议桌一圈,除了一张椅子是空着的之外,其余的十二章椅子都坐满了人,这是驭鬼者总部的副部长以及十一位
队长们。
而在会议桌旁,左右各有两排椅子摆放,上面坐着的是队长候选。
此刻,队长会议正在进行。
“队长会议的第一件事,是一份死亡通知。”
曹延华此刻表情严肃道:“这是有关这个城市负责人高明之死的事情,就在前两天,在城市里巡查的高明负责人被一位神秘的驭鬼者杀死了,相关的资料已经摆放在你们的面前,你们可以认真看看。”
其他人神色微动,看了看身前的档案资料。
上面有文字说明,也有现场照面。
高明

有口皆碑的小說 大夢主 txt-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逐出大陣看書

大夢主
小說推薦大夢主大梦主
沈落心中念头翻滚间的同时,立刻收回了注入鸣鸿刀内的法力,掐诀一指点出。
一道道金色电弧从他指尖射出,缠绕在鸣鸿刀上,包了一层又一层,正是轩辕神雷。
几个呼吸之后,鸣鸿刀化为一团煊赫的金色雷球。
鸣鸿刀的凶煞之力被斩魔神剑毁掉, 可难保其不会再出现,他身上的诸多手段中,只有轩辕神雷对其有限制作用。
做完这些,沈落这才稍稍安心,站在距离鸣鸿刀稍远的地方,紧盯着这柄凶刀。
歼灭魔导的最强贤者 无才的贤者,穷极魔导登峰造极
若那股凶煞之力再度爆发,虽然非常舍不得, 但他也会毫不犹豫将此刀扔了。
好在数息过后,鸣鸿刀的气息始终如常,那股凶煞之力并未出现。
沈落见此松了口气,看来轩辕黄帝布在刀内的禁制并未破开,刚刚是他用神识感应被禁制的煞气,这才将其引出来一些,只要不去触碰,金色禁制应该还能压住这股煞气。
他接下来并未撤掉鸣鸿刀上的轩辕神雷,就这么将其收入了琳琅环内。
“沈小子,刚刚发生了何事?为何突然祭出斩魔神剑?”火灵子的声音传来。
“没什么, 我想利用鸣鸿刀破开身上的锁元煞丝, 遇到了一点麻烦……”沈落简略的解释道。
话说到一半,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面露诧异之色。
他身上的锁元之丝,竟然几乎尽数消失,还剩下的一点也布满裂纹, 略微运力一震,尽数碎裂飘散。
沈落雄浑的法力顿时尽数恢复,在丹田和经脉内隆隆流淌, 好像一条条浩荡奔腾的大河, 魔气也尽数恢复。
他眉梢一轩,很快想明白了其中因由。
通过之前的尝试,已经确定鸣鸿刀内法则之力有破坏锁元法则的效果,刚刚鸣鸿刀的核心力量外泄,破掉这些锁元之丝自然轻而易举。
“锁元煞丝已经破掉了?你手脚倒是快,这样也好,猿祖和迷苏不知怎么,感应到了彼此的位置,正在试图汇合,都天神煞大阵有些拦不住他们,你快去拦住他们,万不可让二者碰头!”火灵子也注意到沈落身上的变化,随后急切的说道。
沈落闻言看向黑色阵盘,上面代表猿祖和迷苏的小人确实在快速靠近,敖弘等人在竭力阻拦迷苏,可惜效果甚微。
“将他们逐出都天神煞大阵。”沈落沉默了一会后突然说道。
“逐出去?为何要这么做!此刻我们占据地利,未必不能将这两个妖祖留下,你不想报刚刚的暗算之仇吗?”火灵子眼睛瞪大, 不解的问道。
“他们暗算我, 不过是互相争斗此地的宝物罢了, 算不上大的仇怨。以我们的实力,留下迷苏和猿祖势必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而能得到的,不过得到一些法宝和灵材,还会彻底得罪青丘狐族和猿祖背后的势力,并不划算。我们目前首要之事是守护彩珠,让她稳固住境界。”沈落平静的说道。
“好吧。”火灵子有些不甘的说道,掐诀催动头顶阵盘。
都天神煞大阵某处,猿祖和三道祖巫虚影激战在一起,却是共工祖巫,祝融祖巫和帝江祖巫。
三道虚影身上缠绕着魔气,看起来比之前凝实了很多,举手投足间也更像正常人,挥拳,肘击,头槌等等攻击带起一股股浩大的劲风,阻拦猿祖前进。
猿祖眸中射出两道如有实质的金光,似乎能穿透周围魔气,手中黑色大棒挥洒盘绕,将三道祖巫虚影阻拦在数丈之外,自身快速前进。
眼前这个诡异而强大的大阵,已经将他和迷苏的目的彻底打乱,二人需得立刻汇合,商讨接下来该如何行动。
就在此刻,三道祖巫虚影突然停止了攻击,并且脱离现场,消失在了周围的魔气中。
猿祖见此一愣,正在考虑是否追击,四周的魔气大阵突然快速缩小,眨眼间便将其排放到了大阵之外。
猿祖惊喜交加,下意识朝远离大阵的方向飞去,防止大阵再度降临。
而在都天神煞大阵另一边,迷苏,涂山瞳,敖弘等人身周的魔气也突然消失,几人尽数置身在了外面。
哈迪斯大人的无情婚姻
敖弘等人一惊,不明白发生了何事,但迷苏二人就在不远处,几人立刻朝都天神煞大阵方向撤退。
不过元丘和泪妖运气不好,被涂山瞳和迷苏拦住了退路。
二者毫不迟疑的一左一右,打算绕行飞遁而逃。
“抓住他们!”迷苏目光一闪,沉声说道。
涂山瞳答应一声,化为一道白光射出,一晃出现在距离更近的泪妖身前,一片炫目的白光笼罩而下。
泪妖早已领教过涂山瞳的幻术,立刻闭上眼睛,凭借神识感应周围情况,同时张口喷出一片数十丈大小的蓝色冰焰,托向炫目的白光。
二者一接触,蓝色冰焰内的寒气立刻混乱起来。
幻术的本质是扰乱,扰乱对方的五感,神识,法力等等,涂山瞳在幻术上造诣极高,这片白光是她的得意神通,混乱光华。
泪妖吃了一惊,立刻引发蓝色冰焰内的寒气,周围数百丈的海水冻结成冰,那团炫目白光,连同后面的涂山瞳都一起被冻结。
泪妖没料到自己的蓝色冰焰效果这么好,惊喜之余连忙继续朝都天神煞大阵急掠过去。
然而就在此刻,她身体“砰”的一声,撞在了什么东西上,脑袋磕的生疼,眼前一花,周围的景色大变。
原本在半空的蓝色冰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正前方,她刚刚一头正是撞在了冰山上。
18不限
“是幻术!什么时候中的?”泪妖吃了一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
就在此刻,前方不远处一根冰柱消散,化为涂山瞳的身影,双目正绽放出一圈圈迷幻的白光,照进泪妖眼帘。
“糟糕!”泪妖神色大变,立刻便要闭上眼睛,可惜已经来不及。
一股强大幻力涌入她体内,她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神智也飞快变得迷蒙,仿佛要坠入无尽梦魇。
“难道要死在这里?不,我还有未了之事……我不甘心!”泪妖在心中怒吼,竭力调动自身的本源之力,试图抵挡对方瞳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