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醫者無雙-第530章 讓他身敗名裂熱推

醫者無雙
小說推薦醫者無雙医者无双
孙兴脸色此时也十分不好看,本以为让赵英才出马,好处也给足了,陆逸尘怎么也要卖赵英才点面子,谁想着陆逸尘就是毛粪坑里的石头,是又臭又硬。
这主意还是孙兴出了,本以为十拿九稳,谁想成了这个样子,孙兴这张脸也是挂不住了,心里也是恨陆逸尘恨得要死。
而此时魏旭宁也是暴跳如雷,站在那是一边砸东西,一边对陆逸尘破口大骂。
魏旭宁在气头上,孙兴也不敢去劝,生怕触了他的眉头,只能是小心翼翼的候在一边。
过了好一会魏旭宁的脾气总算是消退一些,就见他道:“陆逸尘你特么的想玩是吧?行,老子陪你玩,你特么的不就是个臭大夫吗?你算个什么东西?”
话音一落,魏旭宁立刻道:“找点人,明天给我好好教训下他,在帮我问问他,他那该死的爹妈是不是想早点死?”
魏旭宁这样的草蜢,对付人的手段也就是这样,向来是打打杀杀,这也是当时的一个时代特色。
孙兴皱着眉头却没说话,这让魏旭宁极为不满,他猛然一拍桌子怒吼道:“我的话你特么的没听见是不是?”
孙兴小心翼翼的看看魏旭宁,又想了下措辞道:“魏总,这么办会给我们惹麻烦的,陆逸尘不是普通人,上过几次电视台,我听说连央视他都上过。
动这样的人,上边可能做事不见吗?他在上边就没人吗?”
魏旭宁听到这也是猛然一皱眉,现在对陆逸尘他有一种狗眼刺猬无从下嘴的感觉,陆逸尘要就是个普通老百姓,什么都好办,直接让人去打断他两条腿,事后他也屁都不敢放一个。
可偏偏陆逸尘就不是,并且身份极为的特殊,对付这样的人魏旭宁还真没什么经验。
魏旭宁虽然是个草蜢,但也不是没有脑子,不然也不会有今天,他看看孙兴道:“那你说怎么办?”
孙兴突然一咬牙道:“让他身败名裂。”
魏旭宁皱着眉头道:“你说怎么办?”
孙兴凑到魏旭宁身边小声说了几句,魏旭宁立刻哈哈大笑道:“就这么办,麻痹的,跟老子斗,我特么的整不死你。”
孙兴立刻是长出一口气,他还真怕魏旭宁非得给陆逸尘来硬的,真这么做了,麻烦可不小,毕竟陆逸尘不是普通人。
另一边陆逸尘很是尴尬的躺在昨天躺的地上,说实话这日子陆逸尘真不想过了,心里真很希望宋清源老两口赶紧回去,可他又开不了口。
宋婉清到是没尴尬尴尬,她穿着棉质的天蓝色睡衣,侧身躺着,脸冲着陆逸尘这边,不远处的床头灯也开着,虽然不算明亮,但却很温馨。
宋婉清刚刚洗漱过,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很是迷人,也很是诱人。
这香味也让陆逸尘有些心猿意马,虽然佛系,但这具身体却太过年轻了,面对宋婉清这种周身散发着成熟女人风韵的绝美佳人,陆逸尘心里要是一点涟漪都没翻起来的话,那可真是怪事了。
陆逸尘张张嘴,想问问宋婉清她父母什么时候走,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感觉自己真说了,好像是要撵她父母走似的。
陆逸尘无声的叹口气,心里琢磨着明天不管宋婉清什么说,自己都不回来了,住在办公室里虽然有些吵,但也比这么尴尬要强得多。
这会也不过才九点半而已,陆逸尘平时都是十点多睡,这个点真是睡不着,想去找本书吧,可书在宋清源两口子那物里,他们也已经躺下了,自己这会去实在是不合适。
陆逸尘也只能忍着无聊还有尴尬继续躺在那想让自己尽快睡着。
但就在这时宋婉清突然道:“赵英才今天的反应太奇怪了一些吧?”
山村 小 神仙
这事陆逸尘自然也好奇,但他不是赵英才肚子里的蛔虫,那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陆逸尘也懒的去想,赵英才真要是对付他,他也不怕。
想到这陆逸尘道:“管他是个什么想法那,我们做好我们的本职工作就好了。”
对待赵英才的态度,陆逸尘就是将来兵挡,水来土掩。
宋婉清有些不满的道:“你这心还真大,你砸了他侄女的饭碗,还是彻底砸了那种,你真不怕赵英才报复你?找你麻烦?”
陆逸尘侧头看向宋婉清,发现宋婉清就侧躺在床边,身体在往外挪动一点非得掉地上去不可。
可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宋婉清那隐藏在睡衣下凹凸有致的好身段,还有她那张精致得陆逸尘都不知道该有什么词语来形容好的脸庞,最后就是她身上散发出那股子淡淡的香味。
虽然并不浓郁,但却让陆逸尘呼吸稍稍变得有些急促起来,这女人,实在是太诱人了。
陆逸尘心跳得有点快,他赶紧侧过身去道:“好了,不早了,早点睡,明天还要上班那。”
宋婉清看到陆逸尘这幅反应有些不满,心里还有些酸溜溜的,我难道不好看吗?你就这么不愿意多看我一眼?
想到这宋婉清有些生气,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总之伸出脚不轻不重踹了陆逸尘屁股一脚,嘴中还道:“跟我说说话,你能死是怎么的?”
这一下陆逸尘到没感到疼,只是心跳得更快了,呼吸也变得越发沉重起来,还感觉身体有些燥热。
宋婉清踹了这一脚也是愣住了,房间里的气氛也瞬间变了。
两个人虽然谁都没说话,但却能听到对方有些粗重的呼吸,隐约间好像还能听到对方心跳的声音。
此时不管是陆逸尘,还是宋婉清,只要有一个人主动一些,这个晚上将会注定变得不一般。
但可惜不管是陆逸尘,还是宋婉清,都不管跨越这一步。
次日早上陆逸尘查房结束刚到自己的办公室,就传来敲门声。
陆逸尘喊了一声进,一个穿着西装留着偏分的男子满脸笑意的走了进来,手上还搭着一件厚厚的毛呢大衣。
孙兴笑道:“您就是陆院长吧?”
陆逸尘点点头道:“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