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第一千九百九十章 源靈的力量相伴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和外界连通的火山口。
更多火属性的异兽,如火烈鸟,熔岩龟这般九级血脉的兽王,也被拘禁以后,强行拖曳到浩漭的地火山脉。
另有,火蜥族的九级战士,同样遭受波及被拉扯过来。
从长眠中苏醒的地心之炎,开始去展现它的力量,通过漫天星河的筛选,寻找能够入其法眼者。
但凡被它盯上的火焰生灵,不论藏身在何处,都逃脱不掉既定的命运。
荒界那只青蛙,吐出的一颗颗太阳,从它的世界飞离,坠落到了一个火山口。
七颗太阳,砸在极炎代表的地心之炎内,没有泛起太多波澜。
吞没炼化这样的炎日,对天地间最极致的火之源灵来说,只是一种进食的本能。
如太阳这般,纯粹的炎能之物,根本就抗拒不了它。
只要它想,只要它“张口”了,此方世界的所有太阳,流星火雨,各大世界的地下岩浆潭,都能被它随意地聚涌牵扯。
也包括,炼化诸天火焰之力,融入到躯身的各方高级生灵。
一概摆脱不了它的力量!
蓬!
那只巨大的熔岩龟,受到一股力量的挤压炸开,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火凤凰已在消融的躯身,突然飞出了她炼化不掉的天地熔炉,这件以“流焰”为基础,融入了黎会长金铁之身的熔炉,矗立在地火山脉的中央大地。
天地熔炉徐徐放大,宛如成了吞没生灵血骨的邪恶神器,释放着摄人的红光。
一簇簇炽烈的火焰,如精灵般环绕着熔炉,那炉盖掀起以后,内部烙印着的极致火焰道则,成为无比精美的花纹。
熔炉如极炎的另一张口,朝着地火山脉各方,被拉扯过来的异兽、异族吞去。
欢迎光临千岁酱
狼仆和猫
熔岩龟爆裂的兽躯,还有那些九级异兽的血骨,纷纷向天地熔炉落去。
就连那只火凤凰的体内,不断流溢的火芒,也落向了熔炉。
眨眼功夫,就有十几头九级的火焰异兽,几位九级血脉,拥有火焰之躯的异族,全都成了一道道血骨流光,消失在那熔炉内。
苦苦挣扎着的,只剩下荒界的吞日青蛙,还有火凤凰。
身为火之源灵的那股极炎,正在无情地碾碎着,他们这般火属性的生命。
如捏死一只只蚂蚁。
山脉外部,如魔宫巫冉,曹嵇,还有剑宗陆宏鹏般的元神至高,眼中突现异色。
他们听到了极慧的心声,极慧让他们从地火山脉离开,不要理会这里发生的事。
甚至,连那一颗即将撞击过来,离浩漭越来越近的太阳,也不要去管。
浩漭地心之炎的异动,显然得到了另一位同类存在的默许,而那位存在赋予了大家本源。
明白这一点的至高们,便是有百般好奇,有太多的担忧疑惑,也只好乖乖撤离。
“你们也走。”
虞渊以斩龙台,飞逝到变大的“天地熔炉”旁,见周苍旻、郁牧欲要凑近,挥手道:“离开地火山脉吧。浩漭那股世间最恐怖的火焰,下面要做的事情,一不小心就会波及到你们。”
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为了向更高等级源灵进阶的极炎,残酷而无情。
源界的众生也好,从荒界而来的异兽也罢,只要被它给盯上了,让它觉得有价值,便被它毫不客气地牵扯而来。
那么多的异兽,采集火焰而生如火蜥般的异族,不到十级血脉者,此刻已死绝。
血骨尽入天地熔炉。
自诩能力卓越的那只火凤凰,收集荒界诸多火源,参悟了几乎所有的炎力法则,她在荒界是如檀笑天一般的人物,现在不也是毫无还手之力?
极炎,还只是初级的源灵。
就是这样的初级源灵,向那些以火焰力量强健的众生下手时,所显现出来的统治力,让虞渊都跟着心情沉重。
他想的是,如果有一天源血,还有源魄、源魂,对他也同样地下手了。
他能否挡得住?
创生之地的黑暗源灵,深渊之巅的光之源灵,要是并非青睐檀笑天、卡多拉思,而是选择直接抹杀的话,那两位是不是也如火凤凰一般?
只能引颈待戮?
如一种规则大道化身的源灵,仅仅只是初级的极炎,当真彰显它的力量时,对同属性的生灵都具备这样的力量。
何况是更高层面的源灵?
天地众生,三界所谓的邪神,兽神,元神,大魔神,面对这样的超凡存在,究竟又意味着什么?
皆是蝼蚁!
轰!
一股想要抗争,永不肯屈从的悲怆情绪,仿佛被他此刻的心境感染,要在他的灵魂深处炸开!
犹如触电一般,虞渊从躯身到灵魂,都被麻痹地颤栗着。
这一刻,他清晰地感受到了,他已为此抗争了千万年!
一世,两世,三世!
他的每一世,都会在最终踏上这一步,都在为此而战!
九条命
或许,他已反复地失败了多次,他也因此“死”了几回。
可他的这个执念,始终不曾被磨灭掉,至死不渝。
“我们在!”
郁牧深吸一口气,以“天水之剑”带上周苍旻,化为剑光远离。
荒界的那只青蛙,也终于成了一道血色流光,融入到了天地熔炉,成了极炎所需的一股能量。
此刻,在整个地火山脉内,被极炎吸扯过来尚且存活着的,就剩那只火凤凰了。
鳳盜天下:神偷五小姐 小說
火凤凰是以本体真身而来,她的火羽,她的血和肉,她的脏腑都被消融干净。
只存下如红玛瑙雕琢的一具凤凰骸骨。
这具凤凰骸骨,此刻显得无比的凄凉,光秃秃没羽毛和血肉的她,眼眶内没了眼珠子,剩下两簇火焰在燃烧。
她已发不出求救的声音,释放不出求救的魂之波荡,也没一丝血能可用。
她即将步入那只青蛙的后尘。
呼!
深藏在地心之炎内的,以莫白川体态打造出来的,有着火晶骨身的那个人,被极炎的力量推动着,从一座火山口飞出。
它有莫白川魂和血的气息,却没有血肉筋脉,没有脏腑,也没有面容。
它根本不是莫白川!
它踩着火焰团在虚空中踱步,被天地熔炉的炉盖接引着,将它送达了熔炉中。
它噗通一声落入熔炉。
在那熔炉内部,有极炎从源界众多火焰生灵体内剥夺的血能,它浸泡在里头,火晶般的骨身,试图以此淬炼出血和肉。
却在屡屡失败。
粘稠的血肉精华,攀附到它的炎晶骨头,朝着真实肉块凝结时,往往功亏一篑,又重新化为血肉能量。
没有虞渊的一股“生命原液”,在它的胸腔处,率先缔结为一颗鲜活心脏,它所有的努力都只是白费力气。
于是,它不再妄动。
于是,极炎继续在地下发力。
不多时,那股来自浩漭的青黑本源,窜进到辕莲瑶的脑海,和其主魂强行揉炼,化作一块烙铁般的神物。
此神位,被许许多多的火焰法则注入,迅速发生着异变。
烧红烙铁般的神物,流淌出火焰汁水,也伴随着辕莲瑶的惨叫,她在她的“红魔钟”内,被推动着去冲击神位。
可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她的自在境还没有牢固,她本达不到封神的条件。
她想要先缓一缓,先等一等。
她知道,以她现在的身体情况,以她现在对火焰奥义的理解,强行冲击至高席位,就是一种拔苗助长。
她大概率会魂飞魄散。
便是有那股极炎的帮助,被硬生生推送到至高,因境界本就不稳,她的这一席神位也是有着巨大缺陷。
极其不牢固!
所以她想等等,想缓一缓,并发出了这样的哀求心声。
但极炎完全不予理会。
在极炎来看,她的至高席位有没有缺陷,将来会不会因此而落得惨死下场,包括她现在的一声声哀求和惨叫,压根就什么都不是。
做为初级的源灵,它没有足够高的灵性和智慧,自然没有生灵的情感。
它只是以它认定的方式做事。
虞渊听到了辕莲瑶的痛呼,低头一看,就知道辕莲瑶在境界不稳的时候,被极炎强行注入了本源,拉着她去铸造神位。
火凤凰的哀嚎呼救,他可以充耳不闻。
辕莲瑶却不行。
“停下来!”
虞渊的一道魂念意识,落向了地心深处,让极炎立即停手。
哗啦!
天地熔炉内的那具炎晶枯骨,流动着莫白川的气血和味道,它从粘稠血水中跃出,朝着虞渊这边看来。
明显在渴求着虞渊,为它奉上一股“生命原液”,完成它心脏的塑造。
只有如此,它才能真正地“活”过来,才是一个完整的新生命。
而它的冒头,自然就是极炎此刻呈现出来的态度。
——索要生命原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