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丹武毒尊 愛下-第三千七百零三章 漠然閲讀

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丹武毒尊
寒暄一阵之后,三人也喝了一场酒,尽兴而归。
项荒也知晓萧扬和行天也必然是有着大事要去处理,所以也没有多加逗留,酒局结束之后便就转身回了百灵界。
席间萧扬也提及过玄黄域那边的群英会,但项荒却也已经没了机会,因为需要万岁之内的修士参加。而项荒,也恰巧已经过了这个时候。
对此项荒也看的很开,他觉得这些事情本就属于年轻人。而他也已经老了,只管将自家看管好便可。至于那些热血的事情,自然是当由后辈来完成。
有很多事情都是不能强求的,每个人都有着自己存在的意义。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本身如何去进行选择。
行天虽然有些酒意,但却也不至于大醉伶仃,反倒是颇有兴致的趴在栏杆上看着无尽的星河。
他觉得能够认识项荒这号人物,也的确是一件快意的事情。不论是脾性还是如何,都可谓是相投甚欢。
只可惜,因为他们要去往下一个目的地的缘故,也就无法逗留过多的时间。虽然时间看上去还是很宽裕的,但在这路途上还不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故此还是需要抓紧的。
也只有将时间活泛的使用起来,方才能够保证后续无恙。
而且群英会对于很多修士来说那都是梦寐以求的,甚至有些人为了稳当,更是直接提前入驻,为的就是避免因为疏忽错过了这一次盛会。
当然错过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但有时候的意外就是那般的突然。
可以说,他们现在于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动身前往,时间不论怎么看,都是有些紧凑的。若是再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就此失之交臂,也不是没有可能。
萧扬则是坐在一旁喝茶醒酒,同时也在思量着一些事情。
黑莓酱也想要变得天真纯朴
此番一别,恐怕少说也是数十年时光之后才会再相见了。到时候,又将会是什么样的一番风景,却又是不可知的。
现在萧扬最为担忧的也依旧是唐逸郎,此人如今所身处的环境也可谓是非常的糟糕。若是因为这些声音过多,导致他的秉性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也不是没有可能。
虽然有着契约对其束缚,但心态一旦变得畸形,那么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的出来。
黑血粉 小说
手腕
也只希望这个可恨的可怜人,能够给自己建立心理环境,不被外界所干扰。
先前在酒局之中,项荒也表现出了对唐逸郎的厌恶和不屑。
恐怕项荒所代表的,也是百灵界其他修士的态度。因为,对于这样一个背叛信仰的人来说,他们自然是不能容忍的。
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虽然没有去找他的麻烦,但这个问题却也依旧遗留下来,并没有能够解决掉。
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如果唐逸郎继续待在百灵界,恐怕受到的指责也会越来越多。而这个矛盾,随着不断的累积,终究也会有爆发的一天。
对此萧扬也是爱莫能助,说到底这也是百灵界内部的事情。
也只希望,世界之灵能够安排好一切。不然,事态就以这样的状况演化下去,恐怕结果也将会变得非常糟糕,甚至是难以设想。
几日之后,酒意才彻底散去。
“不得不说,项荒这位老哥够豪情的啊。”行天坐在一旁打趣道。
虽然伤势还并没有完全复原,但行天却觉得是非常畅快。而且,按照这样的进度下去,说不得等到群英会开始的时候,他也能够再进一步。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期许,最后又是否能够成功,还是一个未知数。
不过一直都处于这般高强度的对抗之下,就好比一根弦一直紧绷着,随时都有可能断裂。
萧扬笑着颔首,道:“项府主的确豪情了得。”
“你这话说的见外啊,一口一个项府主。”行天打趣道。
萧扬只是淡然一笑,因为在他看来,有时候保持一些距离,也并没有什么不好。而且,他们还并没有熟稔到那个地步。
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是注定的,也无法去多求、强求。
更何况,每个人的性格都是不相同的,他也不会主动去套近乎。
“你啊你,有时候就是太注意分寸,别人很难与你交心。”行天见状,也颇为无奈的说道。
他自然很了解萧扬,这是一个很内敛的人,不会忧喜形于色。但好在此人的品格一直都是非常正直的,纵然没有多深厚的交情,但只要能够得到答复,那么就不会改变。
萧扬也依旧是莞尔一笑,对于这些他也并不在乎。
更何况,在这天下间,知己有一二,便就足以,何必多求。
见到萧扬又是一副不说话的模样,行天也有些无可奈何的挠头,他现在还当真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家伙看上去就如同是一个闷葫芦一般,油盐不进啊。
想着此去路途遥远,接下来很长的时间都要待在一起,心中也就难免叫苦不迭。
若是一直都这样,那得多无趣啊。
“难道你当真就没有一点想法吗?”行天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萧扬则是摇头,算作回答。
现在行天更是被气的够呛,似乎现在也已经变成了他自己的自说自话一般。
过了许久,行天才变得安静下来,看着浩瀚的星海,也再度问道:“这群英会,我们当真有能力参加,和那些绝顶天才抗衡吗?”
听闻此话,萧扬则是眉头紧皱。
之前和齐镶交手就已经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甚至差点还将自己的性命都给交代出去。
而齐镶也并非是核心区域的天才,所以玄黄域中的那些大能有多厉害,如今也仍然是还未可知的。
他们享受着无比丰厚的资源,而且还在一个竞争激烈的大环境之中,其实力自然也是不容小觑。
“这可就不知道了。”萧扬也默然的叹息一声,苦笑道。
行天闻言,也在深思着这个问题。他也很期待,但也有着未知的恐惧。
“虽然得到的资源和处于的环境不同,但天资想必还是差不多的。”萧扬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