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小李飛刀之鬼見愁 起點-88.破案策略推薦

小李飛刀之鬼見愁
小說推薦小李飛刀之鬼見愁小李飞刀之鬼见愁
“砰砰!”
如此一来,游善彪也看不过眼了,起身扑上去,一拳挥砸那名踹倒江村泽子的特务。
那名特务也不好惹,挥拳格挡,又侧身横肘一击。
游善彪竖掌下沉,挡住击来的一肘,抬起膝盖,顶向那名特务腹部。
说时迟,那时快,这也就是眨眼间的事情。
张冲意识到情况不妙,急忙大吼一声:“都给老子住手!”
他起身转身,一脚抬起,撑住了那名特务击向游善彪的一拳,又探手抓住了游善彪击向那名特务的一拳。
但是,瞬息之间,吉田村夫看到了他腰间的驳壳枪,便甩开黄小鹤的手,反手退步又掏枪而出,指向黄小鹤。
黄小鹤也急急反手掏枪,拇指一按驳壳枪的保险。
其他特务也急急掏枪而出,伸手拉开枪管保险。
铃木幸子搂着江村泽子哆嗦着,钻到餐桌底下去了。
她们俩的害怕的样子,真让人心疼。
铃木幸子掏出微型相机,盯着李翰,只要李翰出手扬刀,她就偷拍下李翰的镜头。
但是,李翰没有,仍然在津津有味的吃菜吃饭。
其他客人看到这两桌客人都掏枪了,均是吓得哇哇大叫,抱头鼠窜。
掌柜和店小二人只能躲在柜台后面,只能自叹倒霉,今晚要亏本了,很多客人点了饭菜,但是,没结账就跑了。
堪堪走出店门的刘文林甚是无奈的转身,掏出“盒子炮”,拇指一按保险,就朝几名特务开枪。
叭!叭叭!
砰砰砰!
三名特务中弹倒地,无声惨死。
“快跑!”张冲急喊一声,握枪开枪,转身就跑。
叭叭叭!
叭叭叭!
吉田村夫急速就地打滚,又握枪开枪。
哎呀!
砰!
黄小鹤惨叫一声,栽倒在地上,他左腿中了一弹,顿时血流如注。
此时,店门外的特务纷纷掏枪,握枪开枪,冲进店里面来。
刘文林急向大堂的后门跑,张冲、游善彪也边打边撤,也是从后门跑。
吉田村夫握枪上前,指住了黄小鹤的后脑勺,几名特务上前,卸了黄小鹤的手枪,并拿来手铐,铐住了黄小鹤的双手,又拉起了黄小鹤。
就在刚才黄小鹤惨叫一声的时候,铃木幸子回头看了一眼,她再回头望向李翰的时候,发现李翰已经不见了。铃木幸子赶紧松开江村泽子,从餐桌底下钻出来,她爬起身来,发现“一品轩”大堂除了特务,便没其他人了。她悻悻地说:“虽然没钓到大鱼,但是,也钓到了一条小鱼,下个月的经费有着落了。吉田君,马上带他回地牢去审。今晚这些人,肯定是红党游击队的。游击队进城,可能还与皇上的特使有关。我得赶紧去找课长报告情况。”
吉田村夫哈哈大笑说:“也行,虽然今晚没抓到大鱼,但是,抓到小鱼小虾,也不赖。”
铃木幸子妩媚一笑说:“吉田君,抓住了小鱼小虾,一样可以钓出大鱼的。走吧!”
黄小鹤这才明白自己想救的大美人,原本就是日军女特务,心里甚是窝火,愤然地骂:“死贱人,原来你是小鬼子特务,爷们真是有眼无珠。哼!俺们队长肯定不会放过你们这群小鬼子的。”他也真是没经验。他这一句怒骂,又泄密了。这说明刚才几个人中有他的队长在场。
铃木幸子转身扬手,狠扇了黄小鹤两记耳光。
“啪啪!”
“哎呀!”
黄小鹤两腮即时红肿,连声惨叫,牙血滑滴。
铃木幸子又喝了一声:“带走!”吉田村夫便带队押着黄小鹤回到特高课地牢审讯黄小鹤。
而铃木幸子和江村泽子则是驾车直奔“清风酒馆”,找到正与小岛美智子共进晚餐的酒井久香,向酒井久香汇报了今天傍晚钓鱼的情况。酒井久香说:“很好!你先和小岛美智子吃晚饭,我先回地牢去审讯那条小鱼。待会一起研究,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钓出这条小鱼背后的大鱼。至于山田太吉的事情,暂时交给小岛美智子吧。”铃木幸子躬身说:“是!”两人随即分头行动。
……
李翰其实并没有离开“一品轩”。
他也就在黄小鹤惨叫一声,栽倒在地上的时候,直起身子,双足一点,身子蹿起,双手一搭,抓住了大堂的横梁,双手一按,借力弯腰而起,双脚一钩,又钩在横梁上。如此,他身子便横斜在横梁上。继而,他便趴在横梁了,冷静地观察这一场枪战,也窃听到了铃木幸子说起“皇上特使”之事。而且,他也掏出怀表相机,偷拍了铃木幸子和江村泽子、吉田村夫的相片。“皇上特使”这件事也是李翰要办的重中之重的大事。
刘文林将张冲带回他的破房子驻地,怒声质问:“你怎么带队伍的?现在倒好,任务还没开始,反而搭进了一个人。”张冲难过地说:“他们是首次进城,不懂规矩。来之前,我还培训他们几天。唉,农村人进城,没想到城里套路那么多,稍不留神,就中计了。”刘文林不便过多的责怪张冲,现实确实如此。他让张冲在破房子看着游善彪,不要再乱来,就赶紧出去找史珍香。
史珍香住在国府路繁华地带的一栋公寓里。
没办法,虽然刘文林没钱,但是,也得把所有的钱用来供着史珍香。
毕竟史珍香在领事馆这个高雅的地方上班,窃取情报也多,供高级首长参考的资料也多。
刘文林通报了张冲带队进城并出现意外的情况,让史珍香找李翰。原本此事,刘文林想单独干的,但是,现在看来不现实,必须联手国党的人一起干才有胜算,不然又会出现意外。史珍香说晚上要找李翰很难,此人很晚才回家或者经常不回家的,只能是明天上班的时候去找他。
刘文林嘱咐她今晚务必找到李翰,不然,会很麻烦。
早期驯服大猫的珍贵资料
史珍香无奈地答应了。
她赶紧去鼎新桥街123号大别墅附近蹲点,静候李翰回来。李翰却驾车绕道回领事馆附近的“真便宜”杂货店,把车停在其后面的小巷里。冰雪、依依、张铁听到轿车停车声,便打开二楼的窗户,探头往下看,发现是李翰来了,张铁赶紧小跑下楼,打开后门,迎接李翰进来。
冰雪和依依也激动下楼,就在一楼后门内,冰雪和依依向李翰报告了今天的盯梢情况,都说今井太郎和小岛美智子确实去了原陆军军官大学,但是人进去后,大铁门便关上了,一个半小时后,今井太郎和小岛美智才出来。
后面的事情,李翰已经知道,有些事情还亲身参与。所以,他听取这些情况汇报,掌握精准情报,又驾车去楼子街36号商铺玲珑旗袍店,找到谭玲玲和朱莉文,通报了白天相亲的情况,并讲述了红党游击队上当的事情经过。
谭玲玲惊叹地说:“好险!”
朱莉文感慨地说:“头,好在你洁身自好,不然,你得把牢底坐穿。”
无论情况如何,两大美人都是喜悦多过感慨。
毕竟李翰没有因为敌人漂亮就怎么样,这也证明李翰心里确实把她们俩放在极其重要的地位。
李翰又掏出怀表相机说:“我偷拍了那个铃木幸子和江村泽子的相片,待会将相片冲晒出来,交给你们俩。多冲晒几张,也分给依依、冰雪、张铁、谢秋琪,还有,也分些给红党的人,和红党的联络,就由莉文负责。另外,我想和山田樱子联系一下,请她帮帮忙,因为玲玲长相和她极其相似,我想让玲玲乔扮她的样子,潜入圣战医院,窃取一些情报。圣战医院也是一个情报基地,小鬼子很多负伤官兵在住院的时候,是会泄密的。”
谭玲玲为难地说:“可我不懂日文。”
李翰说:“作为护士,你不需要懂太多的日文。这两天,我会教你一些日语常用语,在实际工作中,你为难的时候,就点头或摇头,或装傻,让隋凯欣乔扮成人力车夫,在圣战医院附近接应你。莉文没事的时候,也驾车在圣战医院接应你。不过,很危险。”谭玲玲坚毅地说:“没关系,我喜欢为你分忧,喜欢接受挑战。”
然后,他们进入密室暗房,晒出相片,交给谭玲玲和朱莉文。然后,李翰又驾车载着谭玲玲、朱莉文去“真便宜”杂货店,将铃木幸子和江村泽子的相片交给依依、雪冰、张铁,实施反盯梢、反跟踪的策略,并宣布即刻起,成立红玫瑰别动队,由谭玲玲任队长,朱莉文任副队长,其他人为成员。
红玫瑰别动队在鬼见愁别动总队领导下开展工作。
接着,他又驾车来到公用电话亭,给山田樱子打电话,嘱咐山田樱子不要去上班,让谭玲玲乔扮成山田樱子的样子,到圣战医院上班,窃敌行动及情报情况。
山田樱子倒也热心,低声说:“你现在带那个谭玲玲来我家,我给她讲圣战医院里的常规情况。我母亲去医院看望我哥哥了,这个时候最合适。”于是,李翰又载着谭玲玲和朱莉文前往山田樱子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