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日月風華 沙漠-第一一八三章 前因後果閲讀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沈无愁笑道:“有意思,可还有酒?”
他本是前来刺杀左玄机,但此刻却似乎是老友重逢,饶有兴趣地要与左玄机谈下去。
左玄机也是一笑,伸手拿过一只酒坛递给沈无愁,沈无愁接过之后,拍开封泥,仰首灌了一口,这才道:“你继续说。”
“有人要在京都作乱,就必须先要想到如何去对付三支卫戍京都的兵马。”左玄机道:“如果无法掌握其中任何一支兵马,在京都作乱,简直是自寻死路,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叛党肯定是控制了其中的一支兵马。”
沈无愁微笑不言。
“神策军当然与叛党没有关系。”左玄机含笑道:“那么武-卫军和龙鳞禁军,都可能是叛军。不管这两支兵马哪一支要参与叛乱,叛党最大的麻烦,自然还是神策军。神策军驻扎在京郊,京都一旦有变,随时可以进京平叛,所以只要神策军不动,叛党就不敢轻举妄动。”竟是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牛肉放进口中,慢慢嚼咬道:“苏州之乱,如果不是天上掉下个秦爵爷,神策军自然会抽调大批的兵马前往。实际上夏侯宁已经带领前锋营去了江南,如果苏州的叛乱再持续十天,至少有半数的神策军会调动过去。”
沈无愁听到“秦爵爷”三字,神色颇有些复杂。
“神策军抽调兵力去了江南,被叛军牵制住,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回援京都。”左玄机平静道,说到这里,猛然间想到什么,身体一震,失声道:“不对…..!”
“有何不对?”
“不只是神策军!”左玄机意识到什么,骇然道:“殿下…..公主殿下身陷江南,被叛军奉为旗号,如果…..如果只是想要吸引神策军调动过去,就不必大费周章,将公主引入圈套…..!”
沈无愁盯着左玄机的眼睛,没有说话。
左玄机低下头,沉默片刻,终是长叹一声,道:“我明白了。大总管,你们的目的,是大总管!”
“左将军果然是智慧过人。”沈无愁不无钦佩道:“难怪你能担任神策军的大将军,勇武和智慧都是了得。”
左玄机似乎并没有因为大限将至停止思索,讯速地在脑中汇集各种线索,理清其中的蹊跷,片刻之后,终是道:“公主被叛军奉为旗号,圣人不会视若无睹,一定会想办法将公主救回京都,能在叛军阵中救出公主,就只能是大宗师。而圣人身边,大总管恰好有此能耐,所以没有秦逍护住公主,大总管就只能前往江南…..!”
“圣人身边没有了大总管,宫中的叛党就会有恃无恐。”左玄机脑中飞转,似乎在向沈无愁诉说,更像是在对自己说清楚其中的蹊跷:“大天师在御天台,虽然也在宫内,却不能时刻守卫在圣人身边,没有大总管的贴身护卫,圣人一旦被人挟持,大天师也不敢轻易出手,那是投鼠忌器。”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原来江南的叛乱,真正的目的不是在江南,而是在京都。”
侠行九天
沈无愁笑道:“宫里应该感谢秦逍,如果不是秦逍,我们的计划半年前就已经成功。”
“秦逍在江南力挽狂澜,导致你们之前的计划功亏一篑。”左玄机道:“神策军和大总管都没有离京,所以你们的阴谋不得不向后推迟。”微抬头,瞳孔收缩,神色凝重异常:“而这一次,是你们找到了新的机会,卷土重来。”
沈无愁面色平静,问道:“我很想听听,这次你又察觉到什么?”
“夏侯宁在杭州被刺杀,据我所知凶手乃是剑谷的大天境。”左玄机看着沈无愁道:“如果我没有说错,刺杀夏侯宁的凶手,应该正是你这位剑谷大先生了。”
万界次元商店 小叮裆
沈无愁含笑道:“这并不难猜测,而且你们的皇帝和夏侯元稹都已经确定凶手就是鄙人。”
“剑谷和夏侯家有仇,但你杀死夏侯宁的目的,不只是为了寻仇。”左玄机叹道:“你们是想借此告诉圣人和国相,剑谷又出了一位大天境。圣人和国相拥有整个大唐帝国,能让他们忌惮的敌人并不多,可剑谷却一直是他们的心腹之患。剑谷六绝名声在外,如果这些人都成了气候,一个个都进入大天境,到时候就算圣人身边有大总管和大天师,却也是危机暗藏。”
“所以一劳永逸的办法,当然是派人追杀剑谷门徒。”沈无愁微笑道:“以夏侯宁之死,让皇帝心中不安,派出身边的太监总管出手,这是我们实在没有办法的手段,未必能够成功。”
左玄机苦笑道:“但你们成功了。大总管离宫,无人知晓,我至今都不知道他老人家早就离宫。如果他没有离宫,这次叛乱也就不会发生。”
“他现在正在关外。”沈无愁又灌了一口酒,“是否能活着回来,尚未可知。”
“就算他活着回来,一切都已经晚了。”左玄机道:“你们发动叛乱,事成之后,当然也会担心大总管回来之后大开杀戒,所以你们必然早就做了准备,设下了陷阱等待猎杀大总管。”
“也许剑谷那边已经设下了捕杀猎物的陷阱。”
左玄机点头道:“这自然有可能。不过大总管已经是大宗师境,合剑谷六绝之力,也未必能够击败大宗师。”低头沉吟片刻,才道:“你们剑谷与圣人有仇,既然宫中有你们的党羽,而且你们有实力猎杀大总管,那么要弑君并非难事。你们的目的,无非是要刺杀圣人为剑神报仇,既然如此,又何必大费周章在京都掀起如此大的风浪?”
“依你之见,我们动机何在?”
“我不知道。”左玄机很诚恳摇头道:“我只知道,这天下间没有人能够驱使剑谷的弟子成为走狗,大先生此番亲自出手来取我性命,我思来想去,只能想到大先生这是与人做的一笔交易。”
“哦?”
“剑谷以刺杀圣人为目的,可是宫中的叛党却未必只是这个目的。”左玄机道:“没有宫里那群叛党的协助,剑谷无法达到目的,所以你们与他们达成了交易,他们帮你报仇,而你们也要协助他们达到目的。”
拜师九叔 西瓜有皮不好吃
沈无愁真诚道:“你的智慧确实让我很钦佩,只可惜…..!”摇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杀我,是帮助他们夺取神策军的兵权。”左玄机道:“如果我死了,圣人没有另下旨意,神策军的兵权将会由三位副将掌握,这其中庄召阳威望最高,功勋最盛,另外两名副将也只能暂时遵从他的军令。”摇头道:“但兵权无法落入他的手中,他是国相的人,所以这次进京平叛,庄召阳只是踏入了精心布置的陷阱,他必死无疑。”
“你也觉得他跟随夏侯元稹作乱,不会有好结果?”
左玄机叹道:“圣人三月不临朝,宫中内监殴打群臣,这一切都是匪夷所思,背后的真相被一团云雾笼罩,我虽然知道背后隐藏着极大的阴谋,却无法看透到底发生了什么。”凝视沈无愁眼睛,道:“直到大先生大驾光临,意欲取我性命,我眼前的迷雾终于开始散尽,让我看明白了一些事情。”
“你现在能看明白,已经是智慧过人。”
“宫中的乱党自然猜到,如果圣人迟迟不临朝,最焦躁恐惧的正是国相。”左玄机目光变的锐利起来:“他为了保全夏侯家,唯一的选择,就只能是铤而走险,调兵攻入皇宫。宫内乱党也肯定会猜到,国相一定会调动武-卫军甚至是神策军,大军兵临城下。”双眉锁起,冷笑道:“既然如此,宫中的乱党为何会让皇城陷入绝境?他们难道自认为可以抵挡得住数万大军?如果真要作乱,大可以在国相对宫内起疑心之前,早早派人将国相传入宫中,如此一来,群龙无首,没有国相为首,今日皇城也不会陷入危局,可是乱党为何不这样做?”
沈无愁抚须道:“左将军自然已经想到了答案。”
“不错。”左玄机苦笑道:“只因为今日的局面,正是宫中乱党想要看到的。殴打群臣,将刺客的尸首悬挂在皇城城门之上,这一切的目的,都是在激怒国相,迫使国相出手。国相也落入了他们的圈套,不出意料地调兵围城,这一切全都在乱党的谋划之中。既然国相被乱党算计,此番围城,又怎会有成功的可能?”
沈无愁平静道:“夏侯元稹此番出手,确实是兵强马壮,却也因此暴露了自身的力量。”抚须道:“在此之前,虽然我们知道夏侯家在神策军定然埋有不少钉子,却无法一一确认究竟是谁。甚至武-卫军的那位唐长庚,我们知道他暗中与夏侯元稹有牵连,但关键时候,此人是否真的会听从夏侯元稹之令,是否真的是夏侯元稹的人,我们也无法肯定。”抚须道:“但今次之局,夏侯元稹在军方的力量都已经完全暴露,而且还与朝中诸多夏侯党羽大张旗鼓围攻皇城,如此一来,便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
全金屬彈殼 小說
“既让夏侯家隐藏的力量浮出水面,又能借机给这些人扣上谋反作乱的罪名加以清洗。”左玄机颔首道:“果然是高明得很。只不过…..,国相手握三万大军,又有谁能击败这支大军?”
沈无愁这次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笑道:“许多人很快都会到九泉之下与你相见,那时候你可以询问他们,夏侯元稹到底是如何败的。”右手手臂陡然抬起,右手小指陡然探出,一道剑气从少商迸射而出,直取左玄机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