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天才國醫》-第一百八十三章 趙秘書的邀請!閲讀

天才國醫
小說推薦天才國醫天才国医
医委会的人,来得快,走得也快。
但赵秘书没有随着他的同事们一起离开,而是与林霄漫步在大院里,走到一处树荫下,赵秘书也不讲究,直接坐在树下的石墩上面。
“来一根么?”
取出一包软中华,赵秘书轻轻一拍,两根烟自觉弹出。
林霄摇了摇头,他从不抽烟。
“那我自己吸。”
看着赵秘书点燃香烟,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林霄忍不住提醒道:“劝你也少吸一点,容易肺癌。”
“咳咳!”
一口咽呛在喉咙,赵秘书的眼泪都咳出来了。
雲巔牧場 小說
瞬时间,他也没了抽烟的心情,肉痛的将其踩灭,没好气的说道:“不会说话,以后可以不说。”
“这样啊。”
林霄好笑的点点头,“那谢谢之类的话,我就不跟你说了。”
“???”
赵秘书的瞳孔猛然撑圆。
他不由怀疑,那些被林霄抢救回来的危重病人,会不会又被他气死!
连续做了几次深呼吸,赵秘书调整情绪,问道:“今天的事情别怪我们,现在的大环境就是这样,对中医很不友好,我们也只能按规矩办事。”
“明白。”
林霄点了点头,“我们做医生的倒还好,只是耽误了那些病人,一本《药典》压下来,不知多少原本有救的病人,因此错过了生的机会,这对他们来说,不公平。”
“何止是对他们。”
赵秘书苦笑一声,本能又摸向口袋,想起林霄的毒舌,终究只咂咂嘴巴,把手拿了回来,“对你们这些有真才实学的医生来说,同样也是不公平的,空有一身出色的医术,却被这些条条框框束住手脚,时间久了,是会让人寒心的。”
林霄一怔,没有继续接话。
他隐隐听出来,赵秘书不止是感慨这么简单,话音中,还带着一丝怒意。
对《药典》的怒意,对制度的怒意!
“最早,我认为做我们这一行,只需要循规蹈矩,守住本分,就能对得起身上这份职务了,但后来我才发现,只是这样还远远不够,中医要崛起,除了你们这些医者需要努力,我们这些规章制度的践行者,同样也需要努力。”
说到这,赵秘书话音一顿,眼神中光芒如炬,“努力去改变它!”
林霄被震撼到了。
赵秘书给他的印象,一直是墨守成规,无法变通的人,当然这不算什么缺点,起码给了他权力,他不会为了一己私利,而去滥用职权,只是,这种人通常都与变革无缘。
可刚才那番话,让他对赵秘书彻底的改观了。
“怎么这副表情,觉得我不可能说出这种观点?”
赵秘书好笑反问。
林霄耸耸肩,表示默认。
赵秘书也没生气,问道:“其实,我会变成这样,还要得益于一个人。”
“方老吧?”
林霄本能想起医委会的会长,方鸿涛方老先生。
然而,赵秘书摇摇头,伸出手指对着林霄一戳:“是你。”
“咋?”
林霄玩笑道,“上回给你切除胆囊的时候,把你这因循守旧的观念也给切下去了?”
“滚蛋!”
赵秘书不禁笑骂,“我跟你说,早晚你会因为这张嘴而吃大亏!”
下一刻,赵秘书收敛情绪,正色道:“其实还在学生时代的时候,我就质疑过医委会的制度,直到后来进入这一行业,就慢慢被周围的人同化了,认为只有给中医圈出一个框架,才能筛选出那些庸医黑医,但今天这一剂药方,给我的触动很大,让我开始重新审视《药典》的存在。”
“《药典》需要改变,需要给那些能治病敢治病的医生们,一个更加广阔的发挥空间,前段时间,方老有一个推荐名额,是去往京城,参与《药典》的修订工作,本来我无意竞争,但现在,我想要试一试了。”
“如果我能争取到这个名额,林霄,到时候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吗?”
修订《药典》?
林霄努力回忆了下,上次更正《药典》,还是在十多年前吧?
如果能趁此机会,把那些限制用药的条条框框都摒弃出去,倒是一件成就全体中医的好事!
“没问题。”
“那就这么定了。”
赵秘书伸出手,“我看过时间,大概在柳叶杯结束的一周之后,不会耽误你参赛的事情。”
林霄笑了,一场比赛罢了,他还真没那么看重,不过,之前也答应了韩凤君韩老,要去决赛上担任什么大魔王,如若真有时间上的冲突,他也不好食言。
这么看,已经是最好的安排。
啪。
两个年轻人,紧紧握住了手掌。
但紧接着,林霄就抛出一句:“等等,这名额还不是你的么,那你可要努力啊,别到了最后,是其他人邀请我一起,而你,被一个人丢在了海云市里。”
“……”
赵秘书脸色顿黑,一把甩开林霄,转身就走。
他暗暗决定,等拿到名额以后,必须先晾一晾林霄再说!
片刻,林霄也返回中医部,刚踏进综合诊室的瞬间,便迎来一片震耳欲聋的掌声。
好在没什么患者,不然,非要把大家吓到不可。
“这是做什么?”
林霄汗颜一笑,“诸位为了我,都签了自己的名字,真要鼓掌,也该是我给你们掌声才对。”
流连山竹 小说
“老师,您就不要谦虚了。”
“这次您大剂量使用乌附,可以说把大家想做不敢做的事给做出来了,您当然值得这阵掌声。”
“对了,还有一个好消息,秦院说有了这几次医案,他就可以向医委会重新请示,给您提升主任医师,我们就先在这里恭喜你啦。”
林霄从众人里找到秦院,神色怔然。
秦南山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不在乎职称的事,但作为老师,不能让我这么优秀的学生,只在这里做个小小的主治,放心,这次的破格提升,老师一定帮你拿下来。”
林霄知道,秦南山之所以这么急着帮他提升职称,不止是要让他拿回三年前的身份,也是为了保护他,在今后出现类似的违规操作以后,能有更高的地位去跟医委会抗衡。
当然,一个主任的头衔,不可能让他在制度内外左右横跳,但至少能让他更多一份自保的能力。
“老师,谢谢。”
林霄语气很轻,眼中的情义,却重若千钧。